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黃笠】情感傳遞

有時候……不,應該說是每次,上課鐘響的十分鐘後,金髮少年的心神便會隨著空氣一齊飄蕩到遠處一角,默默的,靜靜的,帶著滿滿愉快與愛戀,替他觀察在校園某處的前輩。

窺探著這樣的他和那樣的他。
那些是想像而非真實。腦中畫面閃爍不斷,來來去去都是只存留於腦海裡的單純幻想。
專心聽講的前輩、打瞌睡的前輩、看著窗外發呆的前輩……啊、等等,這些不就是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嗎?
跟前輩一樣欸~超、開、心!
思及此,他忍不住輕笑出聲,絲毫沒有察覺身旁的同班同學正對著不停傻笑的自己投來鄙視眼光。

慘了慘了,工作和課業以及比賽的三重壓力之下,這位空有臉蛋卻沒腦袋的模特兒終於崩潰了。
同學的目光慢慢轉為同情。祝你早日康復。

接著,他眼角看見本該是潔白如新的課本上,自己的筆跡覆蓋了整張頁面,黑壓壓一片看起來有點壯觀。

僅有兩字,思念卻表露無遺。


笠松笠松笠松笠松──


真糟糕啊自己,要寫的話應該也要寫前輩啊,直呼名字實在太沒禮貌了。
皺眉瞪著眼前下意識鑄造出的凌亂,他忽然像是被什麼東西迷惑住了心緒,無意識在下方的小小空白處輕輕勾勒出字體。
幸、啊喔喔喔喔喔喔──好害羞──
一秒回神,迅速趴下將臉埋入手臂內,脹紅的耳根在金髮下清楚裸露。

天啊這個模特兒病得不輕。同學關心依舊。

殺傷力太強的啦這個……微微抬頭,又看見課本上象徵那人的單字,他再度將臉撞回手臂裡,內心止不住的羞赧猶如病毒快速地往身體各處擴散,灼燙了心臟,炙熱了靈魂,每個細胞都在向他叫囂自己真的很喜歡前輩,連偷偷喊他名字都彷彿會要了他的命一般。

好喜歡啊……前輩……

「笠松!傳給我!」

熟悉的名諱使他瞬地回神,不自覺坐直了身軀往窗外望去。

真的是前輩!

感動又興奮的目光直直盯著球場上跑跳的身影,過於高昂的情緒讓他差點就要開口呼喊,緊要關頭間他趕忙拉回僅存不多的理智,拼命勸誡自己現在是上課時間不能衝動。

沒關係,能看著前輩就很幸福了。

就要溢出至表面的迷戀使得嘴角微微上揚,太過溫柔的視線緊跟隨著黑髮少年的身影,一股巨大的滿足感頓時填滿了整個胸口。他愉快地動了動嘴唇,默聲念著自己對於少年的稱呼。

──前輩。

下一秒,笠松轉過頭眼眸直直與他對上。

心臟彷彿瞬間停止了跳動,黃瀨根本沒想過笠松真的會轉頭和他相望,驚訝之餘他反射性縮起身體快速趴下,如擂鼓般的心跳以及掌心裡不知何時冒出的冷汗一起顯露出他強烈的緊張。隨後沉靜了心,思考幾秒。等等,自己躲什麼啊?
意識到這點後黃瀨忽然覺得自己好蠢,於是他小心翼翼,將頭微微抬起,小幅度挪動一下身軀,雙眸緩慢移動到下方,想窺看笠松是否還再看著他。

然後他看見自家前輩正目露兇光的瞪著自己。

真不該看的。他馬上就後悔了。
但躲回去好像更蠢……

倒不如說,他沒有勇氣再次逃避那狠戾的注視,只好勉強扯開嘴角,抬手與對方打招呼。
其實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何要這麼害怕,畢竟自己根本沒犯下什麼滔天大罪,只能說一切都是習慣使然啊……忍不住在內心輕聲悲嘆。
只見笠松又靜靜看了半晌,而後無聲說了兩個字:笨蛋。
馬上會意過來的黃瀨垂下眉,哭喪著臉回道:『前輩好過分啊……』
望見對方一臉沮喪,笠松深鎖的眉頭有了鬆動的跡象,神情變得些微溫和,他笑著動了動嘴唇:『專心上課啦笨蛋!』
『欸──』擺出明顯不想遵從的表情,黃瀨揉了揉眼一副睏樣『很無聊啊。』隨後又對笠松露出一個燦爛微笑『所以才看前輩喔。』
笠松微微發愣,因為金髮少年的笑容洋溢著滿滿幸福。

啊真是……這傢伙……

「笠松,小心!」

正當笠松想再回黃瀨話時,忽然後方一道呼喊,他下意識回頭,正好與迎面而來的足球相對撞。瞬間,一陣鋪天蓋地的暈眩感直衝腦門,他重心不穩的踉蹌一下「唔……」
「啊!前輩!」目睹這幕的黃瀨立即起身,不自覺脫口大喊。
身後全班同學包括台上老師一同望向黃瀨,身旁的那位同學更是滿臉驚懼。

要跳了?不會吧?是有沒有這麼誇張?

看著金髮少年靠在窗台,上半身已經有一半在外頭搖盪的背影,身旁的同學不由得有些心驚,心裡打定要是他再繼續往前一公分就要立刻從背後抓住他阻止。生命是不容許如此草率結束,就算現實中龐大的壓力背負在身,只要繼續堅強的往前走一定會有辦法解決。

同學悄悄握緊拳頭,看向黃瀨的雙眸認真而堅毅。

「就叫你小心了……沒事吧?」只見同班的森山小跑步至笠松面前,神情些微無奈的看向一手捂著臉龐嘴裡還發出細微呻吟的自家隊長。
站在此地,森山總覺得上方有股莫名強烈的視線,疑惑抬頭,他看見滿臉憂心的後輩目光緊盯著這裡,立刻明白笠松站在此處不動的理由,而後有點幸災樂禍的說:「在球場上眉目傳情可是很危險的啊,笠松前輩。」
話語一出口,笠松立即給了對方一記狠踢,即使頭腦有些恍惚,他出手依然十分精準熟練:「吵死了誰眉目傳情了啊!」面上的潮紅不知是因為受傷還是害羞。
撫著被攻擊而疼痛的小腿,森山臉部稍稍扭曲,心裡數千萬個抱怨全濃縮成一句「知道了啦何必踢這麼大力……」笠松只是冷冷別過頭。
失去手的遮掩,森山這時才看見對方臉上明顯紅腫了一大片,微皺眉向前查看,帶著微微訝異,伸手輕觸一下發紅的部分,便看見笠松因為疼痛而下意識閃躲,他認真的說:「隊長,很痛吧,去冰敷一下比較好。」

上方觀望全程的黃瀨已經快要忍受不了內心的躁動了。

「靠太近了森山前輩!不要碰笠松前輩啦!」急切的呼喊一點也沒傳進主角們耳中,黃瀨又咬牙看了幾秒,兩人間過近的距離看得他心煩意亂,身軀不自覺又向外傾斜一些,身旁同學見此大感不妙立即起身──

啪!

強而有力的拍擊打上黃瀨後腦,發出巨大聲響,頓時間眾人全都傻眼。
「黃瀨涼太,請記住現在是上課時間。」
老師盈滿怒意的嗓音讓黃瀨回過頭,捂著疼痛的後腦他不滿又委屈的道:「前輩!我的前輩現在受著傷還被人性騷擾啊叫我怎麼冷靜上課!」話語說到最後,他忍不住眼裡泛出絲絲淚光,模樣可憐至極,期望能得到長輩身上為數不多的憐憫心。

「閉嘴,給我去走廊罰站。」只可惜早在遇到他之後,屬於正常人類的同情心全部歸為零。他毫不領情,冷冷下令。
「不行我要──」

噹──噹──

話語未道盡,充滿救贖之意的鐘聲便在校園內響起,黃瀨瞬地撥開前方的教師,在幾十雙眼睛的注視下奪門而出,頭也不回全力衝刺到一樓足球場,途中還帶著哭腔絕望而響亮的哭喊:「前──輩──」

人未到,聲先到。

當笠松回過神時,自己已經被哭的撕心肺裂的黃瀨一把抱個滿懷,沒有太多心思想要將對方推開,只是傻愣愣任由他在自己上方淒厲哭喊,頂上的暈眩感仍舊存在,他彷彿看見金髮少年身後出現一條長而柔順的尾巴不停晃蕩。

啊……出現幻覺了……

「前輩!前輩!會不會痛?會不會痛?」笠松的淡漠以及毫無反應都讓黃瀨心慌得不能自己,幾次呼喊下來對方依舊不為所動,焦急的淚不停從燦金的眼眸傾瀉而下,他胡亂擦去模糊視野的淚水,打算直接將笠松抱起衝往醫院來個全身檢查。「前輩你再忍忍,我──」

「吵死了放手你害我的頭更痛了!」

怒吼伴隨腹部間的疼痛一同落下,衝擊使得黃瀨後退幾步又隨即詫異抬頭,才剛止住的淚水又立即奪眶而出,他快速衝上前將笠松再度攬進懷裡,快要阻擋不住的心疼填滿了整個胸口,他大聲哭號:「前輩──你沒事吧嗚嗚嗚嗚──」
「黃瀨……放手……你這樣我耳朵很不舒服……」被無力感佔據的身軀已經沒有餘力再推開金髮少年一次,只好帶著挫敗的語調緩慢以口頭抱怨,並期望那個仍然流淚不止的後輩能聽見。
果然是把笠松看得極為重要,就算是微小的音量黃瀨還是在話語道盡後不到一秒馬上放開笠松,站在一旁淚光閃閃看著他「前輩……」
無奈嘆口氣,深深覺得黃瀨實在太小題大作,縱然他也明白對方只有在碰到他的事情才會如此失控,但他仍是希望黃瀨能夠稍稍克制一點。

不過不太可能就是。

「我沒事,只是有點頭暈而已。」劃開一抹安慰性質的微笑,他伸手以手背拭去黃瀨面頰上的淚,有些無奈地說:「不要動不動就哭,好歹你也是個模特兒,要顧忌一下形象啦。」
「平常不就是前輩在破壞我的形象嗎……」夾帶濃鼻音的委屈道出,立刻換得笠松一記兇狠怒瞪,黃瀨見此忽然笑開了嘴,滿滿喜悅隨著話語一同脫口而出「沒關係,只要是前輩給予的,我都會接受喔~」
「你啊……」他又忍不住嘆氣。
「倒是前輩,不去冰敷真的沒關係嗎?」上前,提手輕柔撫著對方紅腫的臉頰,滿滿不捨透過金色雙眸明顯流露,讓笠松一時間呆了幾秒。
「前輩,我們去保健室好不好?」微皺起眉,擔心的口吻經由黃瀨充滿磁性及溫柔的嗓音道出,笠松和一旁被冷落許久的森山都不自覺紅了臉。
空氣停滯了半晌,只見笠松低下頭紅著臉推開黃瀨,以滿是羞赧的語調大吼:「知、知道了啦!」
於是黃瀨揚起笑,拉著笠松的手往保健室的方向前進。
「啊,忘了說。」途中,黃瀨忽然停下腳步,轉頭對著困惑的笠松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剛剛踢球的前輩很帥喔!」
「還敢說!上課專心一點!」語畢,不意外看見對方垂下眉神情委屈,他勾起嘴角,抓住黃瀨衣領往下拉,在四瓣唇相貼之際,他細聲道:「這是謝禮。」然後吻上。

傻了一秒黃瀨馬上回過神加深這個吻,換氣間他幸福而真誠的笑道:

「最喜歡你了喔……前輩……」

他們相視而笑。

──彼此彼此。

2012.09.28(五)

评论
热度(16)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