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黃笠】在外打拼請記得保暖

電話鈴聲響起,笠松頂著剛洗完澡還滴著水珠的頭髮上前接起。
「喂?」
『前輩──我好冷喔──好冷──』
一開頭就是黃賴極為響亮的哀嚎,他立刻下意識將話筒拿遠,盯著前方為自己發疼的右耳皺眉。
『前輩我想你啦──』
另一端的呼喊依舊持續,只是音量縮小了些,於是他再度把耳朵貼近話筒,不疾不徐地道:「你在外面?」
『嗯……在工作……』
回答的聲音太過委屈,使得笠松忍不住笑了出來。
『前輩你還笑……我冷到手都快凍僵了……』那方,黃瀨歪頭夾住手機,冰冷的雙手緊握住手中溫熱的罐裝咖啡取暖,明明是該令人感到同情的處境,為何自家戀人還笑得出來?黃瀨心中泛起一絲不滿。
「抱歉、抱歉。」不太有誠意的道歉出口,笠松又隨即接下去道:「難得你會工作到這麼晚。」抬頭看了一眼牆上掛鐘,指針已緩緩逼近一點了。

身為隊長的他常常告誡黃瀨,自己必須在練籃球與工作間取得適當休息,免得哪天身為海常王牌的他因過度勞累而倒下那就糟了。
黃瀨總會點頭應許,並且說到做到。
因此很少看到他過了午夜十二點還沒結束工作返家。

『沒辦法,經紀人說封面拍攝必須在今天完成……』吸了吸好似快流出來的鼻水,他繼續抱怨『而且是外拍,又指定在晚上進行!』說及此他不由得放大了些許音量,語調滿是無奈與憤怒。
真不懂為何他們偏偏要選定氣溫驟降的今天?莫非拍攝時間還要看時辰選擇?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聽著黃瀨話語中的怒意及辛酸,笠松微皺眉由衷的說了一句。
『黃瀨,麻煩你脫掉外套還有上衣,我要做一點人體彩繪。』
身後的語句立即轉移了黃瀨的注意,他垂下眉滿臉痛苦地放下手中僅有的溫熱來源,還有夾在耳邊的手機。依言緩慢脫下厚重的羽絨大衣和上衣,冰冷的寒意隨著冷風直撲而來,他縮了縮身軀,對在自己後背的造型師輕道:『可、可不可以畫少一點……這樣好冷……』
聽聞黃瀨可憐的請求,造型師也很無奈『不行,都規定好了。』眼前高大少年發抖的背影讓她不忍,只是所有造型都已經在先前規定好了,要臨時更改也很困難,只好輕輕在內心說抱歉,然後加快動作了。
『嗚……』默默拭去眼角旁的淚,他絕望地拿起手機,打算以聊天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黃瀨不要動!這樣我很難畫!』
『因為好冷身體會發抖我也沒辦法嘛!』面對指責,黃瀨委屈的回道,接著以快哭出來的語氣對手機的另一方說出自己的渴望『前輩……我現在好想回家洗個熱水澡,然後泡個熱可可再好好休息喔……前輩嗚……』
剛剛的對話笠松藉由話筒清楚聽見,他在心中為這個向自己可憐哭訴的後輩也是戀人的黃瀨泛起一抹不捨,卻也不知該如何安慰,無奈嘆口氣,他躊躇一會,然後說:「不然,你現在在哪?我去找你。」
自己過去的話黃瀨應該多少會提振點精神。抱持著如此想法,笠松用毛巾擦了擦頭髮,打算等等去換個衣服準備出門。
『不要!不行!不可以!前輩不能過來!』下一秒黃瀨大聲回絕,沒想到他會這麼激動的笠松嚇了一跳『外面好冷,前輩一定又為了球隊的事熬夜了吧?趕快去休息,等工作結束我馬上就會回家了。』
說完,他彷彿非常害怕笠松真的會跑來找自己,又慎重的再次叮嚀『前輩絕──對不能跑過來喔!』


天知道前輩這麼晚了獨自一人在外頭會發生什麼事,因此說什麼也絕對不能讓笠松過來。
就算自己真的很想前輩。

黃瀨貼緊手機等待笠松回答,刻意忽略心中泛起的微微失落。


好想前輩吶……

愣了愣,笠松回過神笑道:「知道了啦,況且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裡,擔心什麼。」
『那麼前輩趕快去、』
『黃瀨,畫好了,準備開始拍攝吧!』
造型師歡快的宣告打斷了黃瀨的話語,而笠松也從電話裡聽到遙遠的呼喊,看了看時間自己也差不多該休息了,於是他說:「黃瀨,就先這樣了,明、」
『啊等等!等等前輩!』這次換黃瀨打斷他的話。
「怎麼了?」
只見黃瀨頓了一會,而後以因寒冷微顫的聲音道:『能不能、能不能對我說聲加油?』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著急,卻掩蓋不了當中滿滿的渴求。

這個要求有點突然,又參雜一點莫名。說加油很簡單,畢竟比賽前他都會跟著隊員大喊一聲加油以提振士氣,但這是頭一次,黃瀨特別向自己單獨要求鼓勵,為的還不是籃球。
其實原因很簡單,笠松也非常明白。

今日的夜晚實在太過寒冷,冰冷和疲倦的身體容易喪失工作的興致,也容易因此感到孤單,更何況黃瀨本身是個很害怕寂寞的人。
這些都使他不禁向自己討求一些言語溫暖,想藉此增加一點工作動力。


啊啊,真是好辛苦呢……模特兒這行業。


『黃瀨!在幹嘛!要拍了!』
聽到催促的黃瀨也焦急的對笠松喊道:『快、』
「涼太。」
不等黃瀨把話說完,笠松搶先道。
平日罕見的稱呼被毫無預警喚出聲,黃瀨愣了愣,接著便是笠松那含著淡淡笑意的沉穩嗓音傳進自己耳裡「工作加油,結束後到我家來吧,我泡熱可可給你喝。」

不必感到寂寞孤單,因為你不是一個人。

黃瀨不知自己發愣了多久,大概只有短短十秒不到,但也足夠他把笠松的話語消化進腦內理解了。
身上的寒意在剎那全部消失,他望著自己因回溫而紅潤的手掌,揚起一抹極為燦爛的笑容。
『知道了!等我喔前輩!』
喀嚓,之後是結束通話的嘟嘟聲。

將話筒放回原處,笠松擦拭著濕潤的頭髮,微笑轉入廚房。

2012.11.27(二)
在嚴寒時出門工作就是一種酷刑。

----------------------下收另一小短篇--------------

【黃笠】國際示愛日

上課時,他收到一封來自黃瀨的簡訊。

心裡邊憤怒於對方的上課不專注,邊趁老師轉身寫黑板時打開簡訊閱讀。
上頭很簡單,只有「12 12 12」三個數字。
反覆查看幾次,確認內容僅此而已就無其他。他望著上方三個相同的數字,內心萌生出滿滿疑惑。
這三個數字是有其他含意嗎?還是只是普通的惡作劇簡訊?不,黃瀨雖然很無聊但還沒有幼稚到如此地步。
那麼到底是什麼意思?
腦袋裡千迴百轉仍是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他索性翻出一張廢紙撕下一角,寫了幾個字後便將紙張揉成球狀,拋至自己身旁森山的桌上。
「12、12、12有什麼意思?」
他先是輕瞥一眼笠松,而後撐起下巴狀似是思考,沒過幾秒的時間,他便提筆寫上傳了回來。
「聽那班上群女生說,三個12的諧音是『要愛、要愛、要愛』,因此大家就把今日定為『國際示愛日』。你突然問這幹嘛?有人向你表白?」
看到最後一句後笠松下意識抬起頭看向對方,發現森山正笑得一臉曖昧的看著自己。
於是他皺眉,又在紙上留下字跡扔了回去,還刻意瞄準對方頭部。
遭受攻擊的好友以眼神怒瞪訴說不滿,一邊心不甘情不願的打開紙條:「干你屁事。」他轉頭,不意外看見自家隊長臉上表露出憤怒。
「嘖……」他沒回擊,識相的收回視線。雖然很不甘心,但他還沒忘記等等就是社團活動,現在攻擊笠松的話不管哪個層面都對自己不利。
下次吧,反正機會多的是。望著黑板,森山暗暗決定。
見友人沒再有其他舉動,他也跟著將視線移回前方,腦海裡依舊是關於簡訊的事情。

要愛嗎……

勾起唇角,手指快速地徘徊於手機按鍵之間。



他收到一封來自笠松的簡訊。
訝異間他立即點開閱讀,燦金色的眼眸隨著閱覽完畢流露出狂喜,嘴角也跟著隨之上揚。






──太過抽象的我不明瞭,我只接受清楚易懂的。

下課鐘響,一道及急促的跑步聲由遠而近的傳至笠松教室門口,大門隨之被人粗暴拉開,一抹金色人影喘著氣佇立在門後。

「笠松學長,我──」

2012.12.12(三)國際示愛日


##

因為很短就發一起了,總之我手上沒黃笠了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2)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