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赤黑】夜深期望

夜深人靜,京都某處,一棟高級民宅內部還散發著微微光亮。

「哲也。」
「嗯?」
「哲也。」
「什麼事?」
皺眉。「哲也。」
「怎麼了?赤司君。」他又回話。
「……你不舒服?」
「沒有,赤司君。我很好。」轉頭,平靜的雙眸覆蓋上一層淺淡的朦朧,讓原本就很無神的眼睛看起來更為空洞。
他看著蒼穹色的眼眸,上方映出自己紅色的倒影,他們就這樣沉靜看著彼此。赤司知道,黑子看似與自己相望,實際上瞳孔一點焦距也沒有。

迷離的神態加上帶有些微困惑表情容易使人不自覺迷惑心神,忍不住,赤司傾身緩慢靠近。

「赤司君……?」
「哲也……」
他愣愣看著他慢慢伸手逼近自己,心裡不禁有些不明瞭,但空氣中淺淺飄盪的曖昧連同逐漸靠近的溫度一同擾亂了他的心緒,使得他錯失詢問的時間點。接著黑子便在恍惚間看見赤司將手往旁邊拐彎伸展,掌心覆上電腦旁的滑鼠。

「哲也,你的報告絲毫沒有進展。」

黑子頓時沉默。
「你剛剛在發呆對吧。」滑動一下滾輪,確定頁面上的文字與一個小時前毫無差異,赤司轉頭平靜敘述。
黑子依舊不語。
「哲也?」他微笑。
「……我剛剛在查資料。」表面如同往常平淡無波,沒有任何情緒的雙眼帶有絲絲堅毅看向對方。
「是嗎?剛剛你五分鐘內打了三個呵欠。」提手抹去黑子眼角懸掛的淚珠「證明喔。」赤司笑容依舊。
「……不是,因為剛剛有蟲飛進眼睛裡。」他也不為所動,只是眼眸不自覺閃爍。
靜默半晌,赤司收起笑容開口:「哲也。」
這次黑子沒回話,但身軀明顯抖動一下,完美地表露出他藏在面容下緊張。
於是赤司慢慢勾起嘴角,太過溫和的笑容看得黑子暗暗冒冷汗,即便面上的表情一點波動也沒有,但赤司卻可以經由他飄移的眼神得知他所有的情緒變化。
他惡質地加深笑意再度逼近,不到五公分的距離讓他清楚聽見黑子急促而響亮的心跳聲,而後滿是喜悅的唇輕啟:「想睡的話就去睡吧。」
愣了一秒,他詫異看著對方「赤司君?」
坐回自己的電腦前,赤司盯著銀幕手指飛快在鍵盤上敲打,一邊冷靜回話:「沒關係,因為已經快完成了。」
「但是……」蹙眉,他有些猶豫。
轉頭,赤色的眸瞳直直對上他「哲也,我說的話是?」
「…….絕對的。」
「很好。」滿意露出笑,他再度下令「快去睡。」語畢,他將視線放回報告上。

看著對方專注製作報告的側影,一陣憤怒湧上心頭,他忍不住細聲道:「……赤司君將來一定會過勞死。」

「哲也,沒想到你還蠻有精神的。」停下動作,臉上笑容極其耀眼。
沒再應答,黑子只是將視線轉向一邊不去看赤司。

什麼時候他也敢對我耍脾氣了?

「哲也,你沒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嗎?」稍稍加重了語氣,期望能達到使得黑子乖巧聽話的效果。

對方任性的表現讓赤司頓時感到無奈,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否太過放任對方,以至於此時連命令都不肯遵從。

還好,真的還好。

但目前來看是他想得太樂觀了。

過了幾秒,赤司瞧見對方仍然坐在原位,有些不悅的皺起眉「哲、」
只見黑子起身走向自己,隨後他便感受到一股柔軟的觸感碰了一下他的額頭,然後是黑子有些微弱的嗓音:

──「晚安。」

伴隨著小小嘆息一同道出。

「雖然,我比較希望能跟赤司君一起睡。」他笑出一抹溫柔。淺藍色的雙眸倒映出紅色影子,強烈的對比色澤讓兩者看起來更鮮明美麗。
伸出手,他將黑子攬進懷裡,出口的語調裡溢滿喜悅,輕輕柔柔地在黑子耳邊響起:「哲也什麼時候學會撒嬌了?」
「很早就會了。」緩慢道出有些睏意的語句,黑子伸手擁住對方,將額頭靠在赤司肩膀上「為了避免赤司君太過勉強自己。」

微愣,而後勾起一抹溫柔微笑「原來如此。」

先將報告存檔然後關機,赤司橫抱起已經陷入睡眠的黑子,過輕的重量讓他稍稍皺起眉,然後轉入臥房裡小心翼翼放下,自己也躺上床,接著拉起棉被蓋好,手臂圈住黑子纖細的腰部推近自己一些,他輕輕劃開笑容,在對方額上輕柔印上唇,對著寧靜的空氣及隨之飄揚的絲絲甜蜜細聲道:「晚安。」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

2012.09.27(四)

-------------------下收後續

不管何時,壟罩於日本黑夜的天空總是那麼寧靜。

「赤司君。」
「嗯?」
「赤司君。」
「什麼事?」
皺眉。「征十郎。」
「怎麼了?哲也。」他又回話。

強烈的既視感讓黑子微皺的眉頭更加深鎖,但是他現在無暇回顧上一次是在哪時重複這鬼打牆般的對話,用力盯著眼前的戀人,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確認。

「赤司君你沒事吧?」
「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反問回去的語句裡透出一如往日的自信,隨著勾起的淡淡笑意一同傳達給黑子。

淨白的雙頰映照出隱隱紅潤,眼瞳裡明亮的光彩帶上些許朦朧,讓紅眸看起來有些迷濛。

抬起手,黑子伸出兩根手指「赤司君,可以告訴我這是多少嗎?」極為認真的眼眸沒有絲毫戲謔,連出口的語氣都是嚴肅。
像是在查證著什麼一般,天藍色雙眼不停打量赤司各處。
只見赤司靜默一陣,而後皺起眉「哲也,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玩遊戲。」微慍的神色顯露主人的心思,低沉的聲調略有警告意味。語畢,他轉回身面對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文件檔上,不想與對方繼續消耗時間的態度十分明顯。
「不,我很認真。」
縱使行為看來似是玩笑,但他絕無嬉鬧心態,那是他剛剛在短使間內想得到的唯一確認方法。一邊回應,黑子站起身,完全不懼怕赤司的怒意慢慢接近,伸手使力將赤司的身體轉向自己「所以赤司君,請看著我。」
沒想到自己會被黑子如此輕易給控制,赤司心裡頓時浮出一絲怒氣,而後冷聲道:「放手。」
「請不要說話。」無視赤司的命令,黑子雙手捧住對方面頰,傾身緩慢靠近。

彼此的氣息漸漸在空氣中相互交融,赤司不知怎麼驀然覺得呼吸變得有些灼熱。

隨著逐漸縮短的距離,溫熱的吐息噴灑在面頰,忽然的親暱讓赤司下意識蹙眉「你、」未成語句的疑惑還沒出口,額上便是一陣暖意。
「發燒了。」
伴隨黑子冷靜的話語所傳來的溫和嗓音,赤司立即收回心神,接著在看見對方近在咫尺的臉龐又是一愣。
「你發燒了,赤司君。」拉開兩方距離,黑子微皺眉望著他接續道:「這異常的體溫,難道你自己沒感覺?」輕柔的聲音增添些許怒氣,他道。

太過突然的結論令赤司一時間無法會意,隨後了然的瞇起眼。

原來是發燒了啊,難怪他會覺得今日腦袋有些昏沉,思緒也變得渾沌無法機靈運轉,身體各處莫名攀起的燥熱都使他的報告一直無法順利進行,於是他罕見的泛起些微無力。
是無力,不是怒意,因為總覺得自己似乎沒有多餘力氣生氣。

思及此,他笑了笑,態度從容的對站在自己眼前的黑子平和道:「沒事的,只是發燒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接著他欲回身繼續完成自己的報告,卻被從旁伸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給制止了。
「我想我無須跟已經燒到腦袋壞掉的病人多說些什麼。赤司君,麻煩請你停止你此刻的任何行為,然後,馬上、乖乖的、去睡覺。」

他先是驚訝黑子眼中的怒火及強硬的態度,而後沉下臉立即回道:「你敢命令我?」深紅色的眼眸透露出濃厚憤怒直直看著黑子。
閉上眼,黑子輕嘆口氣,隨後張眼,面上的表情平靜得有些不自然「赤司君,作為隊長,你的命令是絕對的。那麼、」停頓幾秒,黑子勾起唇接續道:「身為戀人,我的命令又是……」淺淺的話語就這麼輕輕被中止了,帶著不含任何溫度的溫柔微笑,水藍色的眼眸毫不懼怕的對上紅眸。
「……」不知為何,赤司第一次覺得沉默便是金。
「赤司君,你覺得呢?」他依舊笑容滿滿。

「……哲也。」靜聲幾秒,他也跟著劃開一抹溫和笑容「我忽然覺得頭好痛,先去休息,剩下的你來完成好嗎?」
「沒問題,赤司君。」微笑。

接著他起身,面帶微笑不急不徐地走入房間。



以後不管如何都不要惹怒哲也。這是他在進入夢鄉前腦海裡僅有的唯一想法。

FIN.

##

無法低檔小黑子攻勢的赤司君呵呵。

评论
热度(21)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