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御澤】月影浮動(續)

統整成一篇。
正篇 


#

  秋季的夜晚只剩清冷的微風傳來細微聲響,其餘就屬少年無法辨別意義的呻吟最為清晰。
  你還在等待,少年口中的答案。
  「唔……嗯唔……」
  自從聽見你的疑問後,懷裡的細碎迷語從沒間斷,你也不想逼迫少年,就這麼保持姿勢等待著。與此比起來,你比較訝異少年竟然不會反抗,乖乖的待在你的懷抱中努力沉思,一點想要掙脫的跡象也沒有,但似乎也怎麼不意外,因為少年心思單純無法一心兩用你早就知曉。
  「嗯……請、」終於聽見低吟之外的音調了,因此你低下了頭,讓自己的耳朵更能接近對方的雙唇。
  請啊……是請和我交往呢?還是請多多指教?猜測著少年接下來的語句,你無法抑止自己的嘴角越漸上揚。
  雖然跟你想的不一樣,但那些告白之後再強逼少年說也行。
  
  你的心情很愉快,可能僅次於進軍甲子園的喜悅。
  懷中的體溫很暖和,你感覺到位於左半身的鼓動變得些紊亂。想不到自己也會因為這種事而緊張,你想著。有些不甘的將臉龐埋入少年的頸窩。
  一吸、一吐,是少年隨著起伏的胸腔、輪流交替的急促呼吸。
  你第一次這麼期待少年的嗓音、第一次發自內心不認為他吵鬧,甚至可以再多說點話,想多聽聽專屬於少年的聲腺。
  想要、透過言語得知少年的心緒。
  懷中規律的吐息忽然一頓,你的心跳瞬間拉拔到最高。
  
  
  
  「請不要拒絕我!」
  
  
  空氣瞬間凝固。
  
  
  「哈……?」所有期待全在剎那澆熄,你茫然的抬起頭。
  「欸?不是嗎?」看見你一臉困惑,少年竟露出比自己還驚訝的表情立刻改口:「那、麻煩您了!」
  他滿臉信誓旦旦,你卻看得萬分複雜。
  「澤村。」壓抑著心中洶湧澎湃的情緒,你推開他,以十分嚴肅的眼神望著對方,緩慢的開口問道:「你這麼多少女漫畫都看去哪了?」
  你發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御幸前輩你在說什麼啊?當然是腦中啊,我可是記得很多劇情喔!」雖然不明白你的用意,但少年還是乖巧的回答你的問題,還順帶得意的補充。
  
  那你、為什麼就不能學學他們啊……
  你在心裡無奈吶喊,不自覺加重了搭在少年雙肩的手掌力道。
  「喂、可以請你放開我嗎?很痛。」少年皺眉,你望見少年微微提起了手臂,而後又立馬放棄似的垂下。大概是顧及到你的傷口才選擇以言語提醒。
  你看著他半晌,失落的放開少年,閉起眼深呼吸藉此平定心情,而後睜眼,努力讓自己的神情看起來一如往常。
  「笨蛋村,想要我永遠來接你的球,這句話就是你的答案嗎?」你無力地拉開一抹苦笑,將視線對上在夜晚更顯醒目的金黃。
  「因為御幸總是不會答應我啊。」少年信心滿滿的露出了燦爛笑容「所以對我來說,這就是最好的答案!」
  
  啊啊……原來如此,原來都是自作虐。
  回想過去重複數百次的對話,你首次覺得自己真不是普通的該死。
  
  「哈哈哈哈……也是……」
  現在還能露出微笑的自己鐵定已經瀕臨崩潰了。剛剛那些緊張和心跳到底算什麼?吃了興奮劑嗎?應該是毒癮發作吧?
  會期待少年告白的你才真的有問題,看來受傷的不是身體,而是腦吧。
  
  秋夜的微風沒讓你覺得寒冷,反倒是少年的話語讓你感到一陣透心涼。
  
  「我說錯了嗎?」眼前的少年不解地望著你逕自苦笑許久,忍不住開口詢問,眼神頗為無辜。
  見此你也只能收起內心的落寞,慢慢止住笑容。
  「嗯……該怎麼說呢……」迎向對方充滿疑惑的目光,思考著要如何回應少年的提問。你可以直接說明清楚你的心意,或是進階引導少年對你表白,但是你不想這麼做。
  你想讓少年自己去理解,對於他來說,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期盼能攜手共度永遠的關係,你在少年心中,究竟被定位在哪裡。
  自己的心情若是由自己來解釋,那麼就算不想承認也得承認吧。
  
  如此一來,你也就不必擔心少年在知曉你的心意後,會慌亂地反駁了。
  
  思及此,原本灰暗的心境頓時晴空萬里,你不自覺揚起唇角笑得愉悅。
  「不能說你不對,只是我不能接受。」你有些報復性心態地揉亂少年的黑髮,帶著微微的笑意道:「想要讓我成為你永遠的搭檔,就我而言,這並不是正確答案。」
  「那御幸──」
  「自己想囉~♪」你快速打斷少年的話語,刻意忽略對方亟欲知道解答的視線,邁步朝青心寮前進「你也快點回去吧,已經很晚了。」
  「欸等一下御幸!」
  少年嘹亮的嗓音還在背後叫囂,你沒有停下步伐,擺了擺手做最後一次道別:「晚安了,笨蛋村」
  「我才不是笨蛋混蛋御幸──!!」
  「哈哈哈哈。」
  混合著冷涼的秋風,你毫不客氣的笑聲迴盪在寧靜的球場周圍。
  果然今天出來散步是對的。你愉快的想。
  
  
  #
  
  
  緩步從球場走回五號室門前,直到打開了門扉走進房間,你的心思依然盤旋著方才與御幸偶遇的所有經過。
  ……好像有點丟臉啊……還哭了……
  當下自己只想要努力將心裡的想法藉由言語表達而出,根本沒有太多心思去考慮出口的言論及行動是否得宜。會抓住對方的手僅僅是因為,你想起了自己的初衷。
  ──是為了讓這個人接住自己的球,而不是成為王牌。
  所以你想經由行動,來傳達自己的決意。
  
  但是現在想想好丟臉啊自己怎麼會這麼衝動啊啊啊──!!
  
  無盡的羞恥感充斥了整個大腦,你不自覺蹲下身慌亂的抓緊自己的黑髮無聲吶喊,瞬間想死的心都出現了。
  
  「啊、真是我等你好久了快來──你幹嘛啊?」
  聽見疑問聲你才從自我嫌棄的漩渦中回神,一抬眼便看見同寢的前輩正滿臉不解地望著你,後方的螢幕還閃動著遊戲畫面。
  一秒理解對方叫喚他的理由,你快速站起來走向前,企圖裝作若無其事。
  「沒事啦哈哈哈,倉、倉持前輩不是要我陪你玩嗎?那就來吧!」你乾笑了幾聲,坐落於對方身側,拿起遙控桿想要轉移前輩的注意力。
  刻意忽略一旁傳來的懷疑目光,你緊張地開口催促:「倉持前輩,可、可以開始了……」
  「……」
  他不發一語,有些遲疑地將視線調回前方,按下開始鍵。
  你在心裡大大鬆一口氣。
  接著你開始嘗試讓自己好好享受遊戲的樂趣,卻總是無法如願。腦海裡千迴百轉的,依舊是被御幸駁回的解答,以及在那之前的對話。
  自己是答錯了什麼?御幸前輩所認為的答案又是什麼?他不懂,御幸說出的話語、給自己的提問、還有不能接受的理由。
  他不懂所有環節。
  
  終於在不知道第幾次的失誤後,身旁的室友前輩忍無可忍的大聲怒吼:「你這小子到底有沒有專心啊!剛剛那個已經不是不小心了吧!」
  「哈哈哈……抱歉啦前輩……」你苦笑一陣,有些敷衍的道歉。
  遊戲還再進行,你知道自己依然無法好好投入遊戲的關卡中,你不禁感到有些焦躁。
  你記得,倉持前輩是和御幸前輩同班吧,說不定他會知道些什麼。你想了想,決定還是開口問道:「前輩,想要讓一個人成為自己永遠的補手的話,應該要先說什麼啊?」
  語落,你看見螢幕上對方所操控的人物停下了腳步,於是你疑惑的轉頭「前輩?」
  「誰問你的?」他直直的望著你,眼神忽然變得很認真,又一次問:「是誰問你這個的?」
  「……御幸前輩。」你不解地回答,接著你發覺對方的表情忽然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瞪大眼睛,隨後又慢慢瞇起看著你不發一語。
  「怎麼了?」內心莫名浮現出些許心虛,你下意識再度詢問。
  只見對方盯著你半晌,而後忽然抬手繞住你的頸脖把你壓制在地,「誰知道啊笨蛋!不要問我這種莫名奇妙的問題!」
  「咳、騙人你剛剛明明──」
  「閉嘴!」他又加大了手臂的力道把你勒的更緊,剎那間你感覺氧氣已經無法進入肺部了「出去也不會買罐飲料回來給前輩,很囂張嘛你!」
  「嗚咳!前、前輩……我不能、呼吸了……」你難受地掙扎,還好在你說完這句話後對方很快就放開了你,否則你真的以為自己的生命就會終結在此,如同方才被你操控在手,死了一遍又一遍的遊戲人物。
  「睡覺了啦!電動你關,要記得存檔不然你就準備受死吧!」惡狠狠的發下威脅,對方頭也不回地爬上床鋪,快速的躺下。
  你看著前方還發亮的電視機,還有已經平躺在床上毫無動靜的前輩,心中不免有些哀怨。
  「是……」
  
  好像、問錯人了……
  
  
  
  而後你又陸續去問了小春與金丸,當然你也有想過要去請教一下自己最崇敬的克里斯前輩,但又考慮到對方大考將至,怕自己的拜訪會干擾到對方的學習才作罷。
  只是你不解的是,為何每個人總在聽完自己的疑問後,沒有例外一定會露出一抹微妙的神情看著自己幾秒,然後才開始正式回應你的疑問。就像那晚的倉持前輩。
  隱隱覺得,大家似乎都已經知曉了答案,只是不願告訴自己,甚至還會刻意裝作不之情來閃避你的提問。縱使自己極力追問,卻依然無法從那兩人口中得到正確解答。
  為何所有人都清楚,只有自己怎麼也想不透?
  
  「我想,榮純君應該要想,對你來說永遠是什麼才對。」盪漾著清淺微笑的臉龐如今還深刻烙印在腦海,包括說著這句話小春眼眸中所流露出的溫柔神情。
  尤其,你最為不能理解小春給予你的回答。
  
  何謂永遠?什麼是永遠?
  
  就算自己去翻查字典、搜尋網站,頁面上的黑字也只能夠給你一些你原本就已經知曉的解釋。
  長久、一直。
  對於這些詞語的含意,你並不陌生。
  但要你以自己的言語來解析這兩個字的意義,你卻只能茫然一片。
  若是提到永遠,你會最先想到什麼?
  太過籠統的意象讓你無從思考,因為對於才經歷十五年人生的你來說,那是十分遙不可及的存在。
  什麼代表了永遠、什麼造就了永遠,你沒有這種觀念,你未曾去思考這個問題。不管是它的義涵,還是這兩字所包含的多少光陰,你無法去想像,更不能理解。
  不可預知的未來,讓你認知中的永遠僅存單調的白色。
  
  可是,為什麼你卻對御幸前輩說出了永遠?
  因為你想自己終其一生一定是離不開棒球了,所以你說,你想讓他來接住你所投出的每顆球。
  因為你喜歡,你的球投入他手套裡的聲音;你也喜歡,蹲守在投手丘前,為自己分配球種的他,還有那句偶爾才會說出的Nice ball。
  以及相信著你,向自己投注全然信任的眼神。
  你只是想再和他一起打棒球,一同享受棒球帶給自己的刺激與樂趣,因此你說了永遠。
  他說了就他而言,也就是這個答案是因人而異不盡相同。
  那麼、也許你的永遠,是棒球才對啊?
  但是同樣的,你也希望御幸前輩能成為你的永遠,成為你無可替代的補手。
  
  為什麼?
  
  
  
  你越加不能明白。
  
  
  #
  
  
  站在飲料機前,你一如往常的投下錢幣,略過了第一排汽水系列,直接伸向位於第二排中間的烏龍茶正準備按下,眼角卻瞄見擺放在一旁、紅色瓶裝的蘋果汁。
  上方由線條勾勒出的品牌人物十分顯眼,你不由得想起了時常拿著蘋果汁啜飲的某個笨蛋。
  你永遠不懂為何他可以接受這麼甜膩的飲料,那種甜度根本已到達了破壞等級。不要說一瓶,你連喝三口都覺得困難。
  一定很甜吧……
  
  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是少年充滿活力的耀眼笑容。
  
  是很甜沒錯。
  你笑著將已經抵在烏龍茶按鈕下的手指往旁移動些許,然後按下蘋果汁的黑色壓扭。或許偶爾換個口味也不錯,你心情愉快地想。
  從自動販賣機裡拿出了熟悉的鮮紅鋁箔,你不由得猜想,等等又被命令跑腿的少年就會從另一端出現,拉開嗓門大聲呼喊你的名字,然後吵著要你接他的球。
  ──想太多了。
  「哈哈哈還是回去吧。」笑著推翻自己腦中多餘的想像,你轉身準備回去自己的寢室。
  
  「御幸!」
  
  ……真的假的?
  欲邁步的右腳因為驚訝而一頓,你略為僵硬的轉頭,果然看見直到剛剛都還在你腦海爽朗大笑的少年正站在不遠的地方望著你。
  「怎麼了?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少年走上前,看著你盈滿訝異的神情有些不解。隨後便將視線飄向緊握在你手中的蘋果汁「我記得你不是不喜歡甜的?」他說,又一次將目光對上你的眼瞳。
  「呃不……」雖然和你想像的情況有些出入,但少年的確是現身了。詫異之餘你的心底萌生出些許開心。
  現在自己的表情肯定非常詭異,要笑不笑的……你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臉龐,下意識閃避開少年的視線。
  恢復運轉的大腦悄然提醒你不能夠說出實情,於是你隨意編了個謊言「不小心按到的,我本來想買烏龍茶。」
  語畢,你聽見少年低吟一聲,再度看了眼幾乎被你掩藏在身後的紅色飲料,然後轉身朝飲料機投入錢幣,快速地按下烏龍茶。
  從下方拿出飲料,他笑著遞到你眼前:「我跟你換!反正我喜歡喝蘋果汁!」你望著少年依舊燦爛的笑容又是一愣,卻馬上在下一秒回過神伸出自己握有飲料的那隻手。
  「給你。」少年很快地拿走換上了烏龍茶放到你的掌心。
  「啊嗯、謝謝……」你略為遲疑的回應,愣愣地望著少年又開始往機器投下錢幣。果然是出來幫忙跑腿的。
  你輕輕一笑,對著正彎腰撿起飲料的少年說:「謝啦,下次我請你。」
  「欸?可以換嗎?」聽見你的話語,少年立刻回問道。
  「啊?換什麼?」換飲料嗎?想不到少年竟然會提出要求,你不禁有些好奇。
  
  只見少年皺起眉眼神似乎有些猶豫,陽光般的眼眸頻頻在你和地面之間來回游走,終於不知過了幾秒,少年緩慢地動了動雙唇,注視著你的雙瞳也在剎那變得極為嚴肅。
  「御幸前輩,關於你上次問我的那個問題……我想了很多,還去問小春和金丸以及倉持前輩,但是他們都說不曉得,要我自己去想。可是!無論我再怎麼思考,還是想不出御幸那句話的意思,而我也不曉得你所說的永遠……」
  「所以!我想!能不能請你直接告訴我,你所認為的正確解答!」
  少年頓了頓,將身體往你向前傾了一些「拜託你!」
  你先是訝異的看著少年半晌,接著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兩人的距離似乎有些微妙。
  「好好好你先等一下……」你不著痕跡地退後了幾步拉開彼此距離,帶著些許無奈的表情抓了抓頭髮。
  原來如此,難怪這幾天金丸和春市看向自己的眼神才會這麼詭譎,就連倉持也在教室對自己說了一些不明不白的警告,都是因為他啊……
  有了上次的前車之鑑,這次你沒有將少年的話語多做聯想而感到興奮或歡喜,反而輕嘆一聲,帶著些微苦惱的笑容問:「為什麼你會這麼執著啊?平常不是應該早就該忘了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少年不假思索的立即開口回道。寂靜的黑夜裡,少年的聲音更加嘹亮清晰「如果這麼說就能讓你成為我永遠的補手,那我一定要毫不猶豫的回答!」對著你揚起一抹大大的笑容,少年說得十分認真,金色的雙眸似乎也為此閃閃發亮著。
  
  看著那雙洋溢愉快的雙眸,你說不出任何話語。
  靜謐的秋夜中,你發覺自己的心跳忽然變得十分緩慢而響亮。你看著閃耀著點點光芒的金黃太陽,覺得一切虛假得不可思議。
  ──卻又真實得令人無措。
  
  少年的想法很單純,就只是希望你能成為他永遠的補手,接住他在場上的每一顆球。可能無關愛情、也可能有,只是現在的少年還未能察覺。
  應該說,在他的未來裡,你的存在是那麼理所當然,他未設想過你不在他身邊的可能性。他在下意識裡深刻地認為,你們會攜手共度未來的每個天明,不論何時何地。
  所以對他來說,你就是永遠。永遠的補手,永遠的搭檔。
  
  理所當然的存在啊……
  縈繞在胸腔的洶湧喜悅讓你的眼裡只剩下少年的身影,以及閃動著無限光芒的美麗眼眸。
  他總是能不辜負你的期待,給予你無法預料到的欣喜。
  
  「能不能真的構成永遠我不知道,但是、」
  你勾起唇角,望著依然十分專注凝視著你的燦金色虹膜,平穩地接續道:「我喜歡你。」你拉開一抹笑,將你以為會埋藏在胸口中直至畢業的心意、毫無保留的訴說出口。
  「當然這不是唯一的解答,其他像是和你在一起、還有和我交往吧也是。但無論是什麼樣的回答,對我來說,」你往前邁出幾步,將方才刻意拉開的距離全數收回。
  「『你即是我的永遠』,這就是我的答案。」
  說著,你拿起自己的烏龍茶往少年的臉上一貼,企圖將已然走神的少年喚回現場。
  「哇啊好冰!」少年快速地往後閃躲,還殘餘些許驚愕的瞳孔依然看著你沒有移開。
  「御幸前輩、在……開玩笑嗎?」
  「沒有喔。」你笑著立即回應。
  細長地雙眸因為訝異而凝固,他還是滿臉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對方呆傻的表情讓你掛在嘴邊的笑意越漸加深。「為什麼不可能?少女漫畫不都這樣嗎?告白、交往,然後結婚。」
  「哪有結婚!?」他又更震驚了。
  「欸!?沒有嗎!?這不是少女漫畫的標準流程?」你跟著一起震驚。
  「我怎麼沒看到!?」好想告訴你沒有結婚啊!?
  「……又不是只有那部才是少女漫畫!」彷彿已經透析少年的想法,你忍不住稍稍加重語氣回應。
  發現自己說不過你,少年不滿的大吼:「為什麼又扯到那個啊!」
  「我還以為你喜歡。」
  「喜歡是喜歡!但是現在我在說很重要的事啊!」
  「嗯,我知道啊,所以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你仍舊保持的臉上的笑容,仍舊以蘊含你所有溫柔的眼神直直凝視著少年,「我是認真的。」
  
  縱使你曾經警告過自己不可太快妄下定論,但脹滿於胸口的期待依舊如潮水般源源不絕。
  你發覺,自己規律的心跳,又一次因為少年而失序。
  
  你還是遏止不了自己的心動,還有喜悅。
  所以你說了,忍不住的說了。
  「我想要聽聽你的回答。」
  
  
  在這依然寧靜無比的月夜下。
  
  
  #
  
  
  很多時候,你總是猜想不到對方的心境變化,因為他始終掛著萬年如一的惡劣微笑,對著暴跳如雷的你說著那些刺耳的話語。也許有時,他會突然轉變態度嚴肅地訓斥你,卻每每在下一秒恢復成往常。
  捉摸不定、難以理解,是你對這人的第一印象。
  
  但此時此刻,他卻露出一抹連你都能輕易察覺的溫柔微笑,對你說出一連串不明所以的語句。
  穿透鏡片望向你的眼眸,沒了隱瞞、消去掩飾,你可以清楚的看見混雜在雙瞳下的滿滿喜悅。
  和往常不同,是已經撇除了戲謔和挑釁,真切而純粹,僅只溢滿所有期盼的光芒,直直地望著你。
  
  你喪失了所有表達能力,只能傻望著那雙溫和的眼睛,逼迫自己努力去分析眼前的情況。
  
  他說的喜歡是什麼喜歡?想要永遠在一起就叫喜歡?
  是嗎是嗎是嗎???
  啊啊?那麼自己也喜歡御幸嗎?因為你想要和他一起延續每個未來,這種想法是喜歡嗎?
  不對啊你只是希望他成為你永遠的補手啊這樣是喜歡嗎?
  
  理不清自己內心混亂的情緒讓你狠狠皺起了眉感到無比崩潰,可是位於自己前方的身影迫使你無法停下思考。你變得十分慌張,不自覺開始左右張望。
  只是那雙熟悉的眼眸還是持續看著你,當中盈滿了你說不出何種心思的罕見溫柔。
  
  也許你知道,那是他說所的喜歡。
  縱使你意圖想要逃避,設法想要無視,他還是沒有任何保留,將自己的心情全部展露在你眼前。
  這是他初次對你這麼坦然,甚至對你說出了請求。
  你應該對他做出回應,就算此刻的你還無法全然明白,但是,想要他在你未來的藍圖上留下一抹身影,這點小事你總該知曉。
  你知道,你全都知道,打從一開始就清楚。
  
  你沒有變,你的目的始終如一。
  ──讓他來接你的球。
  所以根本不需要去思考所謂喜歡所謂永遠,只要將自己的想法全部傳達給對方就好,僅是如此就能讓對方明白你的所有,如同他向你坦誠一切那般清晰簡單。
  
  「雖然我不太懂……」你重新迎向佇立在你身前的少年,深深的吸一口氣,細數著自己規律的心跳,一面緩緩的說:「但是,我想要跟再和御幸一起打棒球、一起經歷每場球賽、一起度過每個春夏秋冬、一起迎接未來的每日天明。」你努力抑制自己張揚跳動的心臟不要因為緊張而混亂。即使說的不清不楚也好、雜亂無章也罷,但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將你的想法,你的心情,以及此刻快要承受不住的脈動,全都一一傳達給少年。
  你說,你告訴自己一定要說。
  「永遠永遠,我想和御幸一直在一起。如果這就是喜歡,那我想我一定也是喜歡著你。」
  
  不知為何你突然笑了,明明心跳還是那麼急促,你卻不由自主的笑了。帶著雨過天青的舒爽心境,你笑出一抹暢快。
  大概是因為,和先前不同,這次你對自己的答案十分有把握,近乎是肯定。
  「請問,我這樣的回答正確嗎?御幸前輩。」
  
  你看著眼前的被你稱為混蛋眼鏡的少年慢慢瞪大了眼眸,而後隨著你的微笑一同勾起了嘴角。
  愉快又驚喜,這時你總算明白對方眼裡的情緒了。
  
  「非常正確。」
  你聽見他的聲音有著掩藏不住的顫抖,所以你伸手用力地擁住了他的肩膀,抱住了你的永遠。
  
  「你以為我是誰啊──!」
  
  
  
  
  
  帶著激昂豐沛的愉快,你將自己遼闊無邊的呼喊清晰明朗的,迴盪在月色朦朧的秋夜裡。
  
  
  
  
  五號室。
  「澤村那小子怎麼那麼慢!###」
  
  FIN.
  
  
  自從受傷以後,御幸一也就被強烈禁止所有練習,無事可做的他只好開始鑽研起敵方的球種分析,還有各個球隊的比賽錄像。
  今天他也是一整天都待在會議室裡盯著螢幕和資料動腦。
  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肩膀,他不禁覺得,有時費神的工作比勞力還要容易令人感到疲憊,開始佩服起每日都能面不改色的研討這些空乏文字的克里斯前輩了。
  算一算晚餐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他闔上記錄本,打算離開會議室去食堂。
  
  「御幸!」正當他準備收起桌上雜亂的紙張時,門口處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呼喊自己。他笑著回過頭,果然看見預料中的黑髮少年。
  「怎麼了?」
  「因為沒在食堂看見你,所以就來找你了。」少年站在門口,望著你笑容滿面的說:「走吧,去吃晚餐!」
  「嗯,我正好要過去。」他加緊手腳快速收拾好資料,起身走向門口,跟著少年一同步出會議室「好了,走吧。」
  「啊等一下!」站在御幸身後的少年突然叫住了前方的人。
  「什麼──」話語還未說全,御幸就感覺到一個溫暖的物體撞進他的懷中,他重心不穩往後踉蹌了幾步「欸?」
  「那、那個!因為今天一整天都沒見到御幸所以……」緊緊抱住御幸的少年將臉埋在對方的肩膀上,含糊不清的大聲說道:「總之!請先別動!」
  他感受著貼附在臉龐灼燙的耳朵,還有少年圍繞在他身後用力攬緊的手臂,他不禁笑了出來。
  「知道了知道了,可愛後輩的要求怎麼可以不聽呢~♪」他笑著回抱對方,感覺方才囤積在體內的疲勞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也許是因為互相表明了心意,近期澤村對御幸的態度變得十分坦率,讓某個新任隊長大人每天春暖花開,連同班的好友都快看不下去。
  但是他不會停止的,他向班上唯一的好友既認真又嚴肅的說,他不會停止的。
  
  「快點好起來吧,御幸!最近我的球又進步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讓你接球了!」少年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是嗎,真是期待♪」
  
  
  
  通往食堂的走廊另一端。
  「哇喔……」金丸。
  「這怎麼過去啊……」川上。
  「我肚子餓了。」降谷。
  「感覺不能打擾呢……哇啊降谷同學等一下!」小春。
  「這兩個、在幹嘛啊!!!###」倉持。
  
  (真FIN.)2015.01.19(一)

#

Qoo有種果汁真好喝~喝的時候酷喝完臉紅紅~~♪(想說什麼

评论(11)
热度(57)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