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赤黑】佔有慾

好、我確定這篇就這樣了所以貼上來吧哈哈哈哈


#


  第五次。
  黑子此刻極為肯定,這絕不是他的錯覺。
  
  在每節下課鐘響後不到一分鐘,赤司必定會噙著淡笑出現在他教室門口,連遲一秒也不會。
  而若是加上現在這一次,已經是今天的第五次了。
  感受到赤司的視線,黑子順從的放下手中的書走往門口,一邊思考會導致自家戀人有如此反常的舉動是為何。
  
  啊、那個吧,昨天學妹的告白。
  
  那時他與平日一樣坐在教室裡安靜看書,忽然被好友調笑說門口有個可愛的學妹要找自己,於是他疑惑的抬起頭,果真看見一名面貌姣好的學妹正侷促不安的佇立在門邊,在察覺到自己的目光後她立刻緊張的站直身軀,美麗而清澈的大眼有些閃爍。
  那太過明顯緊張黑子一眼便能知曉。
  他困惑走近,以盡量不驚動少女的溫柔嗓音輕問:「有事嗎?」
  見黑子走來,少女瞬地低下頭,先是沉默一陣,而後小心翼翼開口:「那個、那個…….學、學長……」
  黑子很想告訴對方,不用這麼緊張,他並不會吃人。
  但說出口的話絕對會使少女更為無措,於是他不催也不趕,靜靜站在原地耐心等待對方緩慢接續道:「學……學長!」隨著提高的音量,少女驀然抬頭,漂亮雙眸透出極為認真的眼神與他對上,黑子微微張大眼有點訝異。
  然後,然後……說實在其實自己也不太清楚。
  只是當自己回過神時,手裡已經多出一份包裝精美的手工小點心和一封印滿淺藍色天空的信。
  雖然沒有過經驗,但黑子沒有這麼笨,心裡極為明白這一定就是所謂的告白。
  真沒想到自己也會被人告白……
  黑子望著手中的物品愣愣想著,眼角忽然瞥見一抹紅色身影,他循著餘光轉頭查看,便看見赤司就站在離自己兩步遠的距離看著自己。
  手中拿著似是作業的書本,樣子看起來只是路過。
  
  當時赤司只是笑笑走向自己,眼眸看了一眼他手裡的信封,接著彷若平常優雅的開口:『今天,特別訓練喔。』
  
  當下,黑子明白赤司看見了。
  
  『……』
  總覺得自己似乎可以反駁什麼或是俐落回絕,卻在感受到由赤司身上散發出的無言壓力後,他選擇了沉默。
  只能說,時機太剛好,只好自認倒楣。
  忽然,赤司伸手快速地抽走他手裡的情書,紅瞳閃過一抹異樣情緒,『再見,哲也。』輕笑道,他帥氣轉身離去,動作流暢自然到黑子不由得有些傻眼。
  
  愣愣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他不禁有些無奈,對於自己這如此霸道的戀人。
  
  之後的社團練習,已在之前收到預告的黑子不免情緒低落,自己的體力能否負荷赤司的特別訓練他還真不敢保證。
  不安的神態全顯現在臉上,赤司神情平靜的望著他問:『很緊張?』
  『不是。』是很無奈。他輕輕嘆口氣,沒將內心話完整道出,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說全對方也絕對能明白。於是他勉強收起陰鬱的面容,再抬起頭雙眸已是平日的毫無波瀾:『快點開始吧。』
  赤司沉默一會,而後閉上眼,將含帶笑意的嗓音由嘴裡傾洩而出:『坐下。』無視於黑子不解的神情,他接續道:『拉拉筋骨吧,哲也。你的身體太僵硬了。』他笑著回應後者向自己投射而來的驚愕眼神後,便轉身去督導其他社員。
  
  相當完美的理由,沒有任何破綻。
  他看著對方認真下令的臉龐,與以往並沒有絲毫差異。依舊沉穩冷靜而帶有強烈威嚴,使人不自覺臣服於他的眼神之下。
  
  就連,那抹過於溫和的笑容下,對自己的那份寵溺也是一樣。
  看著看著,他忍不住劃出微笑。
  
  
  
  而後他沒有再多做解釋,既然看到就看到了而事實也是如此,他覺得沒必要再多辯駁什麼。
  只是他以為赤司的沉默是諒解,但現下這過分佔有的情況似乎不是自己認為的那麼簡單。
  黑子知道,赤司的這個行為是在向他人宣示自己的有所物。
  
  ──黑子哲也是專屬於他個人的私有物品,誰都不許覬覦或設想奪取。
  
  縱然動機讓他深感自己的確是被愛,但實際行動起來還真讓人有些受不了。
  必須極快把話說開,趁著事情還未發展到不能收拾的地步。
  
  「赤司君。」在看見赤司就連中午時段也不忘來訪,黑子下定決心,抬起雙眸眼神露出絲絲堅定「占有慾太強的話,是會讓人覺得困擾的。」
  很直接且毫無修飾的抱怨,他已經做好被赤司以眼神或其他行為殺死千萬遍的心理準備了。
  但出乎意料的,赤司在聽完這句後只是停下正在進食的動作,一言不發的望向前方,便再也沒有其他反應。
  從側面來看,赤司的眼瞳裡沒有任何情緒,面上表情就是一個挑眉也不見,整體看起來十分沉靜淡然,好似剛剛的話語對他而言不過是個笑話一般,並不會造成他太多影響,這也使得黑子不由得感到害怕。
  他見過很多次赤司沉默不語,但那都是因為他在思考,他可以在那份及寂靜間感受到赤司的聰穎與不自覺流露出的自信,因此他從不在赤司思索的期間感受絲毫壓力。
  只是,此刻,這股壓抑而凝重的寧靜卻帶給他巨大恐懼,他無法從赤司平淡無波的神情中看出任何心緒。
  
  是悲傷?是憤怒?還是失望?
  抑或是……
  
  頓時,一股強烈的後悔湧上心頭,他不該如此衝動,既然已曉得赤司的行為是出自於對自己的愛,那麼他就不應該如此直接的否定,明明可以再委婉一些。
  黑子垂下眼簾,下意識想出口道歉。
  
  「你會嗎?」
  
  赤司的聲音驀然響起,黑子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赤司在說什麼。
  只見赤司將視線轉移到他身上,紅色的眼眸目光與他相對「你會覺得困擾嗎?哲也。」
  黑子瞬地回過神「不……」想開口辯解自己不是這麼想,卻又擔心出口的話語會令赤司誤會而變本加厲,他皺起眉有些苦惱。
  「那就好了。」在黑子疑惑的注視下,赤司又重新夾起飯盒裡的菜,一邊悠悠的道:「只要哲也不覺得困擾那就好了,其他的我不管。」
  然後,他揚起微笑,裡頭是十足的惡意。
  
  
  隨著訝異浮現,這一刻,黑子明白,他大概一輩子也敵不過這個人。
  
  2012.12.16(日)

评论
热度(22)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