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御澤】春陽

全篇奉上,久等了。


#

澄澈明朗的青空映照著淺藍,刺骨的寒風乘著溫暖怡人的陽光從另一處飄盪而來。初春的氣溫依舊離不開冬季的寒冷,即使不在外頭,身處於沒有暖氣所在的寢內御幸還是可以感受到門外冷冽的氣候。
他滿懷難受與苦痛地掀開溫暖的棉被,下一秒冰寒冷涼的空氣瞬地經流過暖熱的衣物,帶著醒神效果就連咖啡也自嘆不如的舒爽冷風毫不客氣地驅趕他身上僅存的餘溫。

很好世界再見他要繼續睡覺了────當然不可能。

即使今天因為場地保養而不用晨練,他還是必須堅強的打開房門,頂著僅有六度的絕佳氣候勇猛外出。只因棒球部的假日實在難得可貴,若不趁著今日將自己所需的物品購買齊全的話,等到下一次休假來臨前,恐怕自己就無法如實參加往後的幾日練習和比賽了。
啊啊這是要我變相放棄棒球嗎?真是不能小看啊大自然……一面在腦中胡思亂想,他提手抓起身旁衣架上的外套迅速穿上,緩緩拉開房門歩出房間。
此時,樓下也正好傳出某間寢室的開門聲響。
御幸還沒確認那道聲音是由哪邊發出來的,一抹熟悉的身影便率先走入自己的眼底。

「澤~村,你要去哪?今天不用練習吧?」
托手撐著下巴,御幸倚靠在欄杆邊上悠哉詢問,懸掛在臉上的透明鏡片讓他清楚看見對方一身輕便運動衫的模樣,心裡不禁懷疑起少年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感官知覺,或者是連同智商一起被埋沒在靈魂深處了?
腦中運行著無禮且毫無根據的荒謬猜測,他望見下方的少年一聽見他的呼喊便立刻回頭,轉向自己的眼神帶有不知名的驚訝和心虛。
「御、御幸前輩!早啊!」
「叫前輩啊……」默默勾起一抹瞭然的微笑,他踏著從容的腳步走下樓,以輕鬆悠閒的姿態緩慢走到少年身前。
「還記得我昨天告訴你的嗎?」他笑得溫柔又慈祥。
「記、記得!才過不到一天我怎麼可能會忘哈哈哈哈……」細長的貓眼直挺挺的凝固在金黃色的虹膜上,他刻意將視線往上一揚,試圖逃避從對面投注而來充滿強烈壓迫的冰冷目光。
「那麼你現在是要去哪呢?御幸前輩我記得那個方向是球場喔。」
「不……我只是、要去看看……看看而已……」
「穿著運動服?」
「……因為就想、順便可以……」
「是誰昨天答應我不超重訓練好好休息一天?」
「我……」
「是誰最近不聽我的話每天超量練習?」
「我……」
「是誰上次才被克里斯前輩告誡過不可練習過量?」
「……我……」
「哎呀澤村同學都知道呢。」他驀然加大了臉上的笑弧,「最後一個問題,你真的不是笨蛋?」
「別太過份了混蛋眼鏡!」原本薄弱的氣場瞬間高漲了起來,他瞪著仍是保持溫柔微笑的眼鏡少年大聲怒道:「不稍微動動身體就覺得靜不下心啊!我只是去跑個幾圈而已!」
「跑個幾圈?」
「對!不會超過負荷的!」
「你確定?」
「我以澤村榮純之名發誓!」
面對如此理直氣壯的後輩,御幸仍是默不作聲的微笑著。
你的幾圈跟我的幾圈是一樣的?

額上的青筋隱約跳動。

「啊──是嗎?我最近想要去找克里斯前輩談談你訓練過量的──」
「御幸大人您有何命令小人澤村榮純定會謹遵吩咐!」他立刻來個九十度標準敬禮。
毫不意外的發展讓御幸默默地劃開嘴角,輕淺地笑意隨著上揚的唇線添染了一絲狡猾,看向少年的金眸更是流露出一抹得逞的喜悅之情。
「既然這樣──」他默聲凝望佇立在冷風中僵硬害怕的純真後輩思索幾秒,而後帶著極為愉快的語調緩慢啟唇:「那麼、你先去換件厚一點的衣服。」
伴隨御幸低醇沉穩的聲線,少年疑惑地抬起頭,望向對方盈滿笑容的燦金色瞳孔有著濃厚的不解。
俊俏的臉龐盪漾著黑髮少年熟悉的微笑,閃動著零星光波的璀璨金黃在此刻變得耀眼異常。

細碎地陽光領著春天的溫暖壟罩於被寒風包圍的兩人,隨著御幸莫名歡快地高昂嗓音,屬於澤村榮純的美好假日便在此刻有了重大轉變。



「我們去約會吧~」



剛穿上的外套並不是一開始就擁有保暖作用,包圍在身軀最外層的厚衣可能確實阻擋了來自外在的刺骨寒風,但緊貼於驅體之上的內裏卻依稀透著些微冷涼。
拉上了外套的拉鍊,澤村重新站到御幸身前等待下一步指令。微涼的外套不斷從裏部提取自己身上的溫熱,他有些不適應地縮了縮肩膀。只見燦金色的雙眸無聲地輕瞥了他一眼,接著伸手將定落在胸口間的拉鍊往上提拉至最高,完美地包覆住裸露於冷風之中的脖頸。
「走吧。」姣好的唇線揚起一道滿意的弧度,御幸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踏出腳步。

若是世界萬物都是依據常理來運轉存活,那麼這混蛋絕對沒有包含在常規之內。
望著御幸輕鬆邁步的休閒神態,怒火中燒的某個黑髮少年只能再三告誡自己必須冷靜。

「分明就是來買隱形眼鏡說什麼約會!」
「嗯?難不成澤村同學是在期待?」
「別亂說了可惡的四眼!像這種小事御幸自己一個人出來不就行了嗎!」
「是沒錯,但今天的我可能特別寂寞?」
啊、這傢伙沒朋友。聽見對方的回應後,原先澎湃洶湧的怒意立刻轉換成柔和的憐憫,看向御幸的眼眸帶有濃厚的同情和幾分困惑。
「為什麼是問句?」
「因為、」再度勾起仿若知曉一切的輕淺微笑,御幸轉過頭,將自己的視線交會上澤村的目光,「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你一定又會趁我不在時偷偷跑去訓練吧。」
無法漠視的狡黠笑意清晰地在那雙絢麗的金黃下閃耀出一道璀璨光芒,烙印在瞳孔之上的黑髮少年先是訝異地瞪大眼睛,而後帶著憤怒又懊惱的表情再一次對上御幸。
「你、你又知道了!就算你不在我還是會依照你的指示乖乖休息!」僵硬的表情已經暴露出少年的心緒,下意識加大的肢體作動更是將少年內心的動搖清楚暴露在御幸眼底。
沒有打算替對方保留住殘存不多的尊嚴,御幸開口就是一串惡劣又開懷的大笑:「哈哈哈哈──笨蛋的辯解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呢~♪」
「不要叫我笨蛋!」被看透的滋味除了羞恥,更多的昰被對方完全掌握住的濃厚不甘。發覺自己不僅無法在這場一如既往的唇齒之爭獲得絲毫優勝機會,罕有的假日還得必須接受惡質前輩的言語欺辱。如此百害而無一利的慘烈發展讓澤村想來就覺得憤怒,轉頭準備直接走人。
「再見御幸一也!我要回去了!」與其陪同這個可惡的四眼出來,不如待在寢室幫倉持前輩練等還來得愉快好幾萬倍!
「喂喂喂等等!」
想不到自己才剛轉身,一隻強健有力的手掌便立刻抓住他的後領阻止他向前,「放開──」
「會帶你出來不光是以防你偷偷訓練,更重要的昰希望你能暫時拋開棒球,好好放鬆一下自己。」
還未說完的話語被熟悉的嗓音強制中斷,他可以清楚聽見方才還洋溢著無盡愉快的音調已經替換成滿滿無奈。一聲細小卻清晰的嘆息從後方飄入澤村耳中,他下意識停止了掙扎。
「你啊,最近因為控球的問題把自己逼迫得太緊了。克里斯前輩不也說過嗎?適當的休息也是訓練的一部分。」
「就一天、一天而已,稍微陪陪寂寞又孤單的前輩也不願意嗎?」
輕緩溫和的語句浸染了些許笑意,伴隨著流動在周圍的冷冽寒風,他感覺到抓握住自己後領的掌心慢慢斂去力道,而後無聲放開。

最終對方還是把外出的原因以玩笑的方式加諸於自己身上。
只因御幸知道,比起真實而沉重的真相,如此虛偽又輕鬆的言詞更能讓自己坦然接受,也比較不會感受到任何壓力。
輕浮卻不莽撞,惡劣卻不過份。經過一年的相識,澤村才能慢慢體會御幸一也從不明說的模糊體貼。

大概、打從御幸看見他走出房門走向球場的那刻,就已經決定好要抓他出來放鬆身心了吧。
「真、是……!」他腦袋不靈光他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要用如此拐彎抹角的方式啊!萬一他又不小心誤解了對方的用意,那麼太過愚蠢的自己不就顯得十分過份嗎!

真是、真是……!可恨的四眼!

於是前方的少年默然地轉回身,醒目的金眸被細軟的黑髮遮擋住了所有,他緩慢的張開雙唇,以彆扭又微怒的嗓音低聲說:「我、肚子餓了……」
「噗、哈哈哈哈哈──」
下秒熟悉的笑聲再度覆蓋住清冷的春風。


所以說這傢伙絕對是規則以外的惡劣物種!




風水輪流轉指的就是這個吧!

發亮的金眸映照著前方少年苦惱的表情,澤村現在只想狠狠大笑三聲。
而他的確也照做了,雖然不只三聲。

「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也會有這天啊御幸一也!」張狂的高喊伴隨強烈的嘲諷一併從黑髮少年的笑語中傳來,此刻被喜悅牽動思考的少年根本不在乎什麼禮貌,一心只想將掩藏在內心已久的滿腹怨氣全數奉回給御幸。
「說要約會!結果你連約會要做什麼都不知道還敢說大話!真不知道誰才是笨蛋哈哈哈哈!」
「……」即使不發一語,但僵硬的笑弧卻還是表露出御幸心中的情緒。他隱忍著快要抑止不住的洶湧憤怒,逼迫自己以平時的語氣冷靜開口:「……看樣子你好像非常了解呢,既然這樣──」
「不會吧御幸,你是真的傻了嗎?」直到剛剛都還大笑不已的澤村忽然收起笑容,滿臉正經地看著他:「約會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
「……」
那你剛剛說這麼大聲是……?一陣詫異的凝望過後,除了別過眼深深嘆息,面對此種情況御幸真不曉得自己還能夠做出哪些反應。
他真的傻了,傻到居然會相信跟自己一樣是棒球笨蛋的蠢村。

失策呢……沒有考慮周全一把就將澤村拉來市區,就算自己想憑藉過往的經歷讓他可以作為之後的行程參考,但被棒球及球場填滿的貧瘠腦袋卻始終想不出一個合適的選項。
不行棒球,不能和棒球有關。

但是,說到約會,正常的……不對,跟一個男性後輩出來約會根本就提不上正常。
那麼,說到散心,一般人會最先想到哪裡?海邊?遊樂園?或者是去賞櫻也不錯?
飛快運轉的大腦努力思索接下來的處去,他默聲站在原地環顧四周,希望能透過周遭的光景來間接聯想其他方案,讓得來不易的假日能夠更加充實。
左前方一棟裝潢亮麗的雄偉建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御幸想不到對不對?哈哈看你的臉就知道了!」前方的少年仍舊一臉幸災樂禍,「不然這樣!我們現在就回去!你來接──」
「不要~♪今天棒球全面禁止。」知道澤村想說什麼,御幸立刻出聲打斷對方,並輕輕的揚起微笑。

說得也是,只要不讓少年滿腦子都只有棒球就行了,行程規劃之類的根本無須太過認真。

「去看電影吧,別忘了是你自己答應我的,笨蛋村~♪」
說完,他也不等少年回答,快速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臂往影城的方向前進。

來到電影院大廳前,御幸看了看上方密密麻麻的時間表,「十分鐘之後會有一部,就看這個吧。」
「噢!」不曾看過電影的澤村沒有意見,一雙眼好奇地觀望電影院黏貼各大海報的七彩牆面。
「御幸有看過電影嗎?」
「小時候跟父母親來看過一次。」他一面回答澤村的問題,一面依照時刻表上的時間對照相應撥出的影片「《恐怖休息站》?是驚悚片啊。」
一旁興奮的少年忽然停頓住正要踩上飲食區的腳步。
「驚、悚……片?」
「嗯,之後就要等三十分鐘了。」反正只是用來轉移澤村注意力的,那麼看什麼都沒關係吧?背對少年的御幸沒有發覺到後輩的變化,無所謂地邁開雙足準備前往櫃台購票。
「等、等一下!」
隨著少年嘹亮的呼喊,一道強勁的拉扯硬是將御幸往後拖了幾步。他疑惑地回頭,看見對方原先圓潤的雙瞳已經替換成細長的貓眼,搖擺不定的目光彷彿傳達出少年內心的驚惶般,無法鎮靜。
「不是!那個、你看天還這麼亮,我們也可以先去附近逛一下再來看啊是不是?又不一定非得要現在……就、就算晚個三十分鐘也不遲啊!況且我覺得下一部電影比較吸引我興趣!」少年很努力的說明理由。
見此御幸才赫然想起:「對了,你好像──」
「好了御幸我想去那家店看看!」

於是他就被澤村以蠻力拉出了電影院,三十分鐘過後,他們又重新站上影城的大廳前。
像是深怕他再度變動心意,一買到票少年便馬上從後方抓住他的衣服迅速排入隊伍,緊抓在衣物上方的掌心透析出少年濃烈的戒備,深刻凝望漆黑入口的金色眼眸始終不曾游移。澤村緊緊閉上雙唇,默聲等待前方的人龍依序走進場地。
不同以往的僵硬側臉看起來非常新鮮。

御幸沒有笑。
他真的沒有笑。
他發誓他真的沒有笑。


「……嗯咳。」


好啦是沒有笑出聲而已。



開場大約四十分鐘左右,澤村就感覺到自己的右肩傳來一股沉重的壓力。他有些意外地轉過頭,果然看見某位補手大人正靠著自己的肩膀睡得十分安穩,規律的吐息隨著起伏的胸腔擴散到靜謐的室內。

一抹難以言喻的異樣情緒在胸口悄悄蔓延,可他不認為是憤怒。
望著對方平穩安祥的睡顏,他不知怎麼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從沒看見御幸疲憊的模樣。見過他生氣、看過他大笑、遇過他嚴肅、碰過他無奈,卻未曾正眼瞧見對方感到疲勞無力的時候。

不曾有過。

澤村下意識輕輕皺起眉,莫名上揚的怒意讓他的心口感到有些沉悶。
而發怒的對象,他不曉得是此刻靠著他安祥入眠的御幸,還是自己。

其實今天的外出行程根本不在御幸原本的預定之內,澤村知道。
他不得不承認,若是要比關心及照料,御幸給他的從來就沒有少過別人,只是最初的自己還無法了解而已。


好好在宿舍休息不就好了嗎……揚滿於心中的怒火混雜些微無奈,澤村放輕了自己的呼吸,緩緩伸出手靠近對方的臉龐。
帶著眼鏡不好睡吧……
微顫的指尖緩慢觸及冰冷的框架,他輕輕地施加力道將深色的眼鏡從對方鼻梁上拿下,狹長的金眸望見緊密的眼簾依舊沒有絲毫動作,他忍不住安心地狠狠吐一口氣。
將抓在手心中的眼鏡放置到自己的大腿,已然恢復渾圓的瞳孔已經再次轉向螢幕,瞬間凝滯的呼息也回復了往常,但左半身的心跳卻還是透著些微急促。

一下又一下,隨著右肩上莫名高熱的體溫,冷氣不足的想法在他心裡恍然浮現。




提著從市區買回來的手工布丁禮盒,黑髮少年一臉愉快的走在通往宿舍的坂道上。
不知為何,一步出電影院,少年便立即向自己表示:他的身心皆已達到全然放鬆,可以馬上回去宿舍好好休息了!被少年洶湧氣勢鎮壓住的御幸,一時之間還無法反應過來,只能茫然地看著少年粗暴的抓住自己的手臂、往回程的道路前進。
他好像有點明白,卻又不是那麼確定。

「嘿嘿嘿增子前輩跟倉持前輩一定會很開心!」
恍惚間聽見從一旁傳來的愉悅嗓音,他立刻拋去縈繞在腦海中的千萬思緒,開口笑著回應:「你真的很喜歡他們呢。」
「非常喜歡!」少年拉開一抹更為燦爛的笑容「我也喜歡哲前輩、鬍子前輩、大哥跟師傅!棒球隊裡的大家我都很喜歡!」
「那麼我呢?」
聽聞御幸的疑問,金色的雙眸立即看向笑容滿面的御幸。
「御幸前輩,你何必問呢?」
「哈哈哈、也是……」幹嘛啊自己,不用想就知道鐵定是否定……一邊想著,他扯了扯嘴角企圖表現出毫不在意,藉此掩蓋心中悄然萌生出的微小失落。
正常的正常的,畢竟自己平日──


「當然是喜歡啊。」


虛假的乾笑凝固在御幸臉上。

「哈……?」往前的腳步也在下意識停頓了下來,寫滿錯愕的雙眸直直看著身旁的黑髮少年。
只見澤村彎起眼角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太大意了!你太大意了御幸一也!這是報復你今天所做出的種種惡劣行徑!嚇到了吧!哈哈哈一定嚇到了!眼睛張得超大!」

等到斂去詫異收回心神,他才滿臉無奈地望著早就趁機走遠的活力少年。
「哈哈哈哈,真的昰、太大意了呢。」
 不打算費心去猜測那句回答到底是真是假,他只是重新提起步伐,將遙遠的兩端再次聚縮成平行的排列。



「我看我還是稍微跟克里斯──」
「不御幸一也大人小的知錯了!」

FIN.2015.03.19(四)

在我新中這篇的御澤視沒交往啦,不曉得大家昰怎麼認為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65)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