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和太】誕生日

  我說這是太一生日賀文你相信嗎?不相信也沒關係,因為我也不相信(欸
  全依照作者喜好來打,所以如果看到不恰當的就忽略吧。
  私設......很多?
  
  #
  
  午餐時間,太一心滿意足地解決完最愛的炸蝦定食,習慣性伸手拿取一旁的紙巾,正好撇見還在用餐的金髮少年,忽然想起了某件事。
  「欸阿和,下禮拜四我跟學長們約好了。」
  話語慢慢被傳播到周圍又逐漸消止,位於太一左手邊的大和才茫然的輕吟一聲:「嗯?你剛剛有說話嗎?」
  「你這傢伙……」略為低沉的嗓音表露出少年的無奈,他看了眼對方尚有八分滿的拉麵悄然皺起眉,「發什麼呆啊?午餐時間快結束了喔。」
  「抱歉,在想事情。」隨意說了一句,大和低頭重新夾起已經有點溫涼的麵條,完全不打算理會身旁注視自己的質疑目光。
  「你──」
  就在太一開口同時,石田大和快速挟起碗裡的叉燒塞入太一嘴裡,而後接續太一的開頭,將焦點拉回原先的問題上,「你剛剛說什麼?」
  「……」被強硬餵食的太一帶著些微不滿瞪著對方。
  但既然察覺到大和不想深入解釋發呆的因由,他也不會固執地過多探究。太一識趣的收回視線,咀嚼著鹹香軟嫩的叉燒,他輕哼:「唔嗯(我說)……」含糊不清的聲響從鼻間傳出,太一還是擺著那張無謂的表情。
  「喂……」金髮少年低聲制止。不是說聽不懂,只是還要耗費腦力來解讀很麻煩。
  聽聞那聲微弱的抗議,太一回過頭看著對方,接著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彎曲的眼眉閃爍著愉快的光芒。
  ──咎由自取。
  大和彷彿可以從太一的眼眸看見這四個字。
  於是金髮少年認命的低頭繼續吃麵,見此報復完成的太一才吞下口中的食物,在大和滿載無奈地眼神中笑嘻嘻的重複方才的話語:「我下禮拜四被足球部預定了。」
  大和停止挾面的動作看向太一,「連晚上也是?」
  見到大和再次停下用餐,太一望了牆上的掛鐘一眼,揚了揚下巴示意大和快吃,接著拿起手邊的汽水灌下一口,「晚上是沒有,不過看他們那副那子,肯定是要鬧到很晚。」一想起那幫學長一副“你就準備接招吧”的陰狠模樣,他就覺得有點頭痛。
  但不能不赴約啊……再怎麼說那也是大家的好意……
  ──真的是好意嗎?
  他有點困惑。
  「這樣啊……」細聲回應一句,大和又不動聲色的再度動起竹筷,「沒關係,那天我正好有一場演唱會。」
  「真的假的!?」這次換太一吃驚了,「我怎麼都沒聽你說?」
  「臨時決定的。」灌下最後一口湯,他收拾好餐具站起身,一旁的太一也跟著端起餐盤,與他一同走向餐具回收處。
  「記得,別玩太晚。」
  在餐廳口分別之際,石田大和如此囑咐道。
  
  #
  
  星期四那天的最後一堂課,是他開學以來覺得時光過得最為快速的一次,他甚至還沒想出能夠在社團活動後全身而退的方法,殘酷的下課鈴卻已經宏亮響起。
  八神太一首次對於社團活動感到如此抗拒,也是初次後悔自己進了足球部。
  
  社團活動結束後,八神太一在全足球部的注視下換好衣服,拿起書包走出校門,以天皇般的姿態被迎送到某位學長家的房門前。
  據說會選擇此處的理由很簡單,其一是學長目前獨居,其二是房間夠大,萬一時間太晚就算要容納全足球部也行。
  當然第二點被太一慎重拒絕了。
  他不想、也不要跟這群各懷鬼胎的學長們同宿。
  如果能在今日平安回家他就謝天謝地了……
  
  看著緊閉的門扉,八神太一抱著最後希望掙扎,「我能不能不要進去?」
  「不──行──」
  學長們揚起笑,齊聲拒絕。
  「唉……」預料中的回答讓他忍不住嘆氣,深呼吸,他拿出跟四天王對決的龐大勇氣,搭上手把奮力推開房門──
  
  
  啪!
  
  
  幸福來得太突然,令人措手不及。
  
  
  「生日快樂──」
  女經理活潑的嗓音從前方傳出,太一卻無法露出開心的笑容。
  柔軟又黏膩的物體正緩緩從他臉上往下滑落。
  「因為浪費食物不好,所以我改成刮鬍泡了!」女孩愉快的解釋:「也比較好清洗,怎麼樣?我很貼心吧!」
  「還真是……太感謝了……」太一有氣無力的回應,順手將面頰上的刮鬍泡抹下,醒目的布條立即映入自己眼簾。
  【太一生日快樂】
  他愣在原地。
  「大家昨天一起偷偷布置的。」女經理笑得很燦爛,「是不是很漂亮?你真以為我們會這麼惡劣整你嗎?」
  「我……!」一句話就堵得太一啞口無言,直到方才,他都還為自己是足球社部員感到悔恨,如今想來卻只剩滿滿愧疚。
  他抿緊唇,躊躇幾秒後下定決心,鼓足勇氣轉身,「我──」
  啪!啪!啪!嘶──
  又是那股熟悉的薄荷香。
  甚至還有人直接拿整罐來噴。
  
  
  「就是會。」
  少女的笑聲又在他耳邊恍然迴響。
  
  /
  
  就結果來說,是不錯的。
  起碼他收到了禮物,也吃到了蛋糕,雖然剛開始他對學長們感到萬分絕望,還一度懷疑起人與人間的信任是否只流傳於神話,但隨著宴會進行,他還是真切地感受到大夥想為他慶祝的這份心意了。
  
  
  真心話大冒險來到第四局,身為主角的八神太一手氣極好地蟬聯三次國王,正滿懷不安地看著木籤又重新洗牌。
  這種遊戲平日玩就足夠可怕了,生日時玩恐怖指數更是以倍數增長,加上前幾局主角猶如作弊般的好手氣,成功引發其他部員的強烈不滿,尤其是學長們,那一雙雙狠戾的目光實在讓人想忽視也難。
  八神太一暗自祈求各路神靈能看在他曾經解救過世界的份上保佑他。
  這時,口袋裡的手機像是聽見他的求救般鈴聲大作,八神太一俐落地拿出手機,也不管來電者是誰便快速按下接聽,「喂、喂?」他一面掙脫來自各方的魔爪,一面狼狽的逃出房間關上門。
  『……你好像很忙?』石田大和聽到背景傳來「不要逃」「給我站住」「卑鄙」等詞語。
  「不忙啦不忙!反倒我得謝謝你在這時打電話來!」太一感激地大笑。
  『是嗎。』稍微細想一下就能瞭解,石田大和不甚在意地回道。
  「有事嗎?」
  『也沒有什麼事,只想問問你結束了沒,不過聽那樣子肯定是還沒。』
  「嗯……時間也晚了,我想等等就會結束了。你怎麼會有空打來?不是有演唱會?」
  『在休息室準備,剛好看見手機,一時心血來潮。』
  「欸?還沒開始?真難得。」太一有點驚訝,雖然知道石田大和有時會在酒吧駐唱,但為了準備父親的晚餐他通常不會接受夜晚時段的邀約。
  『爸爸出差了。』
  「原來如此。」
  平緩的吐息在兩人間蔓延,誰都沒有主動開啟下一個話題。太一是懶,也不太想講話,宴會上各樣活動已經耗費他太多精力,現下他只想好好享受這份得來不易的寧靜。
  太一倚著牆面,聽著彼端傳來的微微呼吸聲,柔軟溫和地像是棉花在耳邊刮搔,使人難以割捨又眷戀不已。
  大和那傢伙......
  他輕輕地劃開嘴角:「你是不是……單純想聽我的聲音?」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如此猜測,可是太一卻莫名確信。
  『……』話筒另端是一片靜默,過了半晌,太一聽見細微地笑聲傳手機傳出,『你覺得呢?』
  「絕對是。」他篤定。
  『嗯,沒錯。』石田大和也不逃避,乾脆爽快地承認。
  「欸──?怎麼回事?這麼坦──」
  「太一!你想逃到什麼時候!」
  揶揄的話語還未全數說完,太一身旁的房門就驀然被拉開,響亮的撞擊聲伴隨著學長的怒吼激烈震顫他的耳膜。
  「不要以為已經沒你的事了!給我進來!」
  對方二話不說抓起太一的手臂往房內拉,無法掙脫的太一只好把握最後時間朝著手機隨意吼了幾句。
  「抱歉我先掛了!你演唱會加油!」
  『太一──』
  切斷通話前,他依稀聽見金髮少年喊了他的名字,可下秒螢幕卻已轉變為熟悉的桌布了。
  重回戰場不過幾秒,手機提示音再度從口袋傳出,霎時房內所有眼眸全都以閃電般的速度朝他投射而來,太一尷尬地苦笑,一面緩緩拿出手機,在眾人充滿警告意味的目光中點開訊息:
  『發件者:石田大和
   標題:結束後
   內容:打給我。』
  簡短的字句裡沒有太多含意,僅是一道沒任何前因後果的指令。太一很快收起手機,乾笑著繼續遊戲。
  
  
  莫約八點半左右,太一在學長家洗去一身刮鬍泡,換上早有準備的便衣離開。此時他正站在無人的街道,按照石田大和的命令撥打電話。
  等候音才剛剛響起就被立即攔截,換上平緩沉穩的男性嗓音。
  「哈哈……」對於石田大和的快速太一忍不住笑了出聲。
  『笑什麼?』
  「沒有啦。」帶著尚未消退的笑意,他接著說:「我這邊結束了。」
  『那麼來我家吧,我有東西要給你。』
  「現在?你認真的?」
  『我很認真,就是現在,等會見。』
  「喂──」
  不等太一拒絕,石田大和迅速地掛斷電話。
  盯著結束通話的手機螢幕,八神太一感到極為莫名。
  「搞什麼啊……」
  
  #
  
  來到石田大和家裡時已經快要九點,金髮少年招呼太一進入屋內坐下後,立刻轉身走到一旁的置物櫃前,不久,一陣香甜的奶茶香便在屋內靜謐飄散。
  「喝一點,暖暖身。」他將手裡其中一個馬克杯遞到太一眼前,拿著另一個杯子走到太一面前坐落。。
  「謝啦。」太一接下暖熱的杯子,小心翼翼地啜飲一口,隨後抬頭看向對面的大和,「你的是什麼?」
  大和端起馬克杯抵住雙唇,隔著裊裊上升的熱氣回應太一的問題,「紅茶,不加糖。」
  「跟我換。」太一面不改色地把杯子推出去,「剛剛吃太多蛋糕,有點膩。」
  大和握著馬克杯頓了頓,而後默默放下與眼前的杯子互換。
  太一重新端起杯子啜飲,紅茶略帶苦澀的味道果然驅離了口中的甜膩,他滿意地又喝下一口,隨手拿起散落在桌上的樂譜瀏覽。
  「你今天演唱會結束得挺快的嘛。」密密麻麻的五線譜對太一來說猶如天書,褐色的眼眸不自覺流露出無趣的神情。
  大和當然發覺到太一的無聊了,但他並不打算開口替對方消解無趣,僅是任憑少年一張接著一張隨意觀看,默聲看著太一拿起一份被以黃色標籤特別標示的樂譜。
  大和笑了笑,「還沒開始。」
  「咦?」拿著紙張,太一困惑的抬眼看向大和,「你在說什麼?」
  「我的演唱會還沒開始。」他放下馬克杯,起身拿起放置在旁的吉他熟練套上,「現在才要開場。」
  金髮少年勾起嘴角,在太一滿是驚愕的目光下說:「這是僅獻給今日的主角,只屬於他的個人演唱會。」
  「那麼,我唯一的觀眾,你願意聽我為你演唱一曲嗎?」
  愣愣望著石田大和笑容滿面的模樣,八神太一這才發現,握在手中的樂譜,上方寫著《誕生日》的斗大字樣。
  他忽然發覺自己很想笑,一種無法克制的笑意在胸口往上翻湧,通過他的血液,經流過所有感官神經,幾乎貫穿他全身的強烈情緒。
  但是前方的少年還在等待他的回答,所以他不能這麼失禮,於是他深呼吸幾口氣,抬眼將自己的眼眸與那抹澄澈的水藍交會而上。
  「樂意之至。」
  
  中氣十足的回答裡唯一的缺點是,那無法壓抑的微微顫抖。
  
  石田大和閉起眼輕輕深呼吸,而後慢慢張開雙唇:
  「ありがとう、理由は何もないんだよ。あなたという人がいることでいいんだよ。
  (謝謝,不需要什麼理由,有你的存在就是最好了)」
  
  沒有音樂的伴奏,是純粹由嗓音所構成的音符。
  那是太一初次聽見認識多年的好友、透過喉嚨唱出如此柔和的音調來。他不禁張大了眼眸,心口處瘋狂跳動的心臟像是在傳遞他的不可置信。
  餘音消止,金髮少年輕柔的撥弦,緩慢溫和的旋律便從他的指尖慢慢流瀉。
  
  「诞生日のことは覚えていますか? 
  (還記得生日那天的情形嗎?)
  ろうそくのにおい、胸にためた
  (蠟燭的香味、在心裏回味)
  あなたのことをお祝いしましょう
  (來給你慶祝吧)
  あなたである今日と明日のために
  (為了你的今天和明天)」
  
  石田大和專注地彈奏,八神太一細細聆聽。被旋律所環繞的空間對於此刻的他們而言,就是全世界。
  包括你和我彼此。
  
  「生きてきたようで
  (仍然存在著)
  生かされてる
  (被給予生命)
  そんな私であって
  (與這樣的我相遇)
  あなたである
  (那就是你)」
  
  彈唱到最後一句時,石田大和原先輕閉的雙眼突然睜開,與前方正注視著自己的金眸相對而上,
  然後劃開嘴角。
  毫無預警的舉動讓太一愣了愣。
  
  「おめでとう
  (生日快樂)
  今日まで辿りついたんだよ
  (終於走到了今天)
  つらいことの方がよくあるけれど
  (雖然常常會有不開心的事情)
  ありがとう
  (謝謝)
  理由は何もないんだよ
  (不需要什麼理由)
  あなたという人がいることでいいんだよ
  (有你的存在 就是最好了)」
  
  平日冷酷的面容此時笑得溫柔,水藍色的雙眸滿載無盡誠懇,目光溫和地看著他身前的少年。
  他輕輕地哼唱,輕輕的說道,輕輕地向少年表達自己最真切的祝福。
  八神太一緩緩收起驚愕,眼眸含笑地與金髮少年四目相對。
  明明是在今日聽過許多次的祝福,但從石田大和嘴裡所出來卻全然不同。
  無論是份量,還是心意。
  
  「もらったものを覚えていますか?
  (收到過的禮物 你還記得嗎?)
  形ないものもありました
  (也有看不見的禮物吧?)
  特別ではないものが特別になって
  (普通的東西也變得特別)
  あなたを幸せにしたこともあったでしょう
  (給你帶來幸福)」
  
  分明是自己的生日,對方卻表現的比自己還高興。在此之前,八神太一一直認為這種說法都只是謬論。
  
  「何もできない
  (什麼也做不到)
  なんてことは
  (那樣的情況)
  私にもないし
  (不會是我)
  あなたにもない
  (也不會是你)」
  
  可是現在,他好像稍微能理解了。
  果然有法國血統就是不一樣啊。
  八神太一胡亂思考著,而後緩慢張口:
  
  「おめでとう
  (生日快樂)
  奇跡があなたなんだよ
  (你就是最美好的奇跡)
  暗闇にってる火のように
  (猶如黑暗之中的燈火)
  ありがとう
  (謝謝)
  手のひら合わせられるのは
  (雙手能夠合在一起)
  あなたがこ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からなんだよ
  (也是因為你在這裏)」
  
  不屬於自己的嗓音從中穿插進來,石田大和訝異地看著太一,隨後瞭然地笑著接續。
  
  「おめでとう
  (生日快樂)
  今日まで辿りついたんだよ
  (終於走到了今天)
  思い出がまたひとつ増えました 
  (回憶再一次增加了一個)
  ありがとう
  (謝謝)
  理由は何もないんだよ
  (不需要什麼理由)
  あなたという人がいることでいいんだよ
  (有你的存在 就是最好了)」
  
  撥下最後一小節,石田大和靜靜地望著太一緩步朝他走來,不過幾秒的時間,他們之間只剩一把吉他相隔。
  「太一。」石田大和拿下身上的吉他放在一旁,拉起少年的雙手十指交扣,輕緩而真切地笑道:「生日快樂。」
  八神太一的情緒有點高漲,不再規律的心跳在耳邊咚咚作響,相接的掌心太過溫暖,連同身體也逐漸感到有些暖熱。
  他又想笑了,好不容易抑制的愉快重新在他胸腔發酵,卻不是如先前那般激烈高昂。
  結果八神太一只是輕輕地揚起微笑:「噢!謝啦!」
  彎曲的眼睫看起來如此閃亮。
  
  FIN.2016.04.20
  
  莫問我加布獸在哪,還有晚上在公寓彈吉他是否擾人安寧之類的。
  就說是打我開心的!!!!!!!
  原曲是:熊木杏里-誕生日。生日時送這首歌感覺就很感人,而且很可愛。
  本來也想讓太一帥一點,但好像失敗惹哈哈,就這樣吧。

评论(6)
热度(52)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