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放御澤之用,其餘動漫作品都更新在子博。
產量無敵低,關注請慎重考慮。

【黃黑】在紅毯之上

流程就、不要相信,我是認真的!!!!!

 

 從小,黃瀨就幻想著將來長大以後,一定要和自己最愛最喜歡的人相伴步入禮堂,踏上紅毯,在眾多祝福的雙眼之下見證他們偉大的典禮。
  與另一人互許終身的幸福儀式。
  
  #
  
  他穿戴好整齊西裝,雕塑好完美髮型,懷著忐忑不安卻又難掩興奮的心緒獨自坐在鏡前。
  鏡面上反射出自己那依舊英俊漂亮的臉蛋上,太過明顯的緊張神情。明明雙頰紅潤,但整張臉卻看起來有些蒼白。
  他閉上眼深吸一口氣,而後緩緩吐出,感覺到肺部的空氣已掏盡,他驀然張開雙眼,對著鏡中的自己激勵喊話。
  「黃瀨涼太,不要緊張,今天是你一生中最為重要的日子,絕不能讓浮動不安的心境破壞這場盛典。是個男子漢就該鎮定,不許動搖!」
  認真無比的眼眸沒有一絲退卻,就算心臟仍然在胸口急促鼓動,但也絕不是因害怕所造成,是自己歡快而興奮的情緒讓代表生命的器官雀躍跳動。
  「沒問題的!」
  就像是每一次比賽前,大夥總會相互擊掌呼喊加油提振士氣,此刻他也對著自己將這股快溢滿而出的心情用力喊出聲,藉此增加信心。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好!」 起身,他轉身拉開門走出房間。
  
  #
  
  他在等待,在那唯一的道路末端等待。
  今天,他是主角,但理應接受眾人祝福的不是只有他。
  還有一位,有著溫暖純淨的天空顏色,總會帶著溫和微笑陪伴著他、任誰都無可取代的重要之人。
  他們都在等待,期待厚重的褐色大門開啟。
  他們都必須極富耐心,靜靜等著。
  寧靜的空間裡快溢滿而出的期待轉化成輕淺的吐息,平緩卻清晰的迴盪在潔白的教堂。
  心臟鼓動的震顫太過真實,無法遏止的興奮張狂地隨著血液流竄到了全身,他緩緩收起微微冰涼的指尖,緊握而住。
  那是他告訴自己的決意,也是不容退卻的最初承諾。
  
  
  嘎──
  
  
  木門特有的軸輪轉動聲響起,眾人一齊往門口方向望去,當然也包括黃瀨。
  從半敞的門縫中起先出現的不是他們最盼望的人,而是帶著靦腆神情,緊張的承受大家目光的火神。
  他們持續凝望。
  然後他慢慢將提起的右手往室內拉,並將門扉更推開一些。
  紅色的地毯那麼刺眼,白色的皮鞋成為了鮮紅色上最顯眼的花瓣。
  
  黃瀨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保持清醒的,在看到那人的瞬間。
  他沒有特別要求黑子必須穿著婚紗。畢竟黑子也是男人,先不說身為男性的自尊心,繁重的婚紗裙襬和不熟悉的高跟鞋都會帶給他諸多困擾,令他行動不便,因此他連隨口說說也沒有,就是不希望黑子因為他而勉強自己。
  就算其實心底很希望心上人能夠穿上婚紗與他共同許下諾言。
  
  畢竟,這是他已夢想已久的事情。
  
  可是,當他看見黑子身穿一襲白色西裝,牽著火神的手緩步向他走來時,他還是不由自主的一陣感動。
  黑子頭戴輕薄頭紗,手裡拿著美麗捧花,雖是身著西裝,溫暖且自然的美麗樣貌卻絲毫沒有退減。
  
  這是他的新娘,他的新娘。
  
  他落下了淚。
  莫大的喜悅掩蓋了微小的失落,他愣愣望著,看著帶著淡淡微笑的黑子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然後纖長而小巧的手藉由火神的帶領覆上自己的手心。
  「交給你了。」揚起燦爛笑容,火神如此說。
  從模糊的視野中他依稀看見火神的笑容,而後緩慢點頭。
  將視線擺回正前方,放大的瞳孔不知是因為震驚還是興奮變得有些閃爍,黃瀨依舊不停歇地哭著。
  大概是因為淚水吧……說不定是因為小黑子太漂亮了呢,一定是的……
  「黃瀨君,不要哭了,我沒有這麼多手可以幫你擦眼淚。」輕柔拭去對方面上的淚珠,黑子溫和笑道。
  從臉頰上傳來的溫暖體溫令黃瀨淚掉得更兇,他卻無從制止那不斷從眼眶滑落而出的眼淚。
  「嗚……小黑子……小黑子……」
  聲聲夾帶哭腔的呼喚太過真切,倒印著燦金色身影的淺藍色雙眸也忍不住泛起了些許光波,輕輕地搖曳在沐浴於璀燦陽光下的禮堂中。
  「我在這,一直都在。」
  他看著宛如天空般純淨的眼眸對他笑出一抹溫柔。
  
  不是夢,不是夢,不再是存於幻想中的虛無,而是自己,真的,要結婚了。
  思及此,他忍不住伸手緊握住面頰旁的手。
  
  見到如此情形黑子也只能無奈的輕嘆口氣,要黃瀨在一時半刻間停下眼淚大概是不太可能了。於是他轉頭,向站在旁邊的牧師輕輕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牧師微微一笑,沉穩而柔和的嗓音響亮卻不刺耳的迴盪在室內,訴說著莊嚴的誓詞。
  牧師說了什麼黃瀨一句也沒聽進去,他的目光從沒離開過黑子,眼淚也持續不斷。誓詞的內容對他而言並不重要,因為他早就已經向自己發誓過千千萬萬遍了。
  
  哽咽的緩慢道出我願意這三個字,顫抖的手緩緩將戒指套入黑子的無名指上。
  
  
  
  然後,輪到黑子。
  
  等待牧師唸完誓詞的期間,是黃瀨覺得最難熬的時刻。
  連眼淚都在不知不覺間停止了。
  吶、我給予了你我的後半生,你是否也可以將自己託付給我?
  可不可以、毫無保留的、讓黑子哲也只屬於黃瀨涼太一人?
  
  其實結婚是種很自私的儀式。
  因為想要全數占有一個人、想要讓他人變成誰的專屬、想要將誰納入自己生命無法逃脫,就是有了這種自私又有些偏激的想法,人們才會發明結婚,才會以戒指禁錮住對方,以為這麼做就可以束縛住誰的心及靈魂。
  一直以來,他對結婚一詞總是非常不以為然,只因為他曾經對婚禮抱有太多幻想。
  虛幻的想像構築而起的浪漫難以成為實際,所以夢想總是美好無比。 
  隨著年紀增長資歷豐富,他漸漸明白了婚姻不一定要成為人生的道路。而他不能想像自己可以和誰共度餘生,可以毫無怨對地容許他人侵踏自己的領域,更不能接受被侷限起來的唯一關係。
  他認為,那不是幸福,是世人以太多華美詞彙所包裝而起的牢籠。
  
  但是,眼前的黑子哲也卻第一次讓他有了不同的想法。
  他彷彿又能感受到小時候脹滿在胸口中的無限憧憬。
  不知預想過幾千次了,眼前這抹猶如可以溫和包容萬物的天空,能不能成為他的獨一無二、能不能將自己交給他來守護、能不能將淺藍揮灑在他的未來、能不能、能不能……成為他生命裡無法抹滅的存在?
  
  在交疊著祝福的純白色十字架前。
  
  「我願意。」水藍色的虹膜盈滿了溫柔,他笑著輕輕捧住比他大一倍的手掌,跟黃瀨剛才的動作一樣,將比他大一點的戒指輕輕套上。
  
  明明是很理所當然的,黃瀨卻感到一陣錯愕。
  他的心跳得很快,即使告訴自己不能緊張不能動搖,卻還是落下了淚,雖然覺得自己好沒用,但內心的滿滿的幸福感讓他止不住淚。
  
  想和他攜手創造以後,想永遠陪伴在他身旁直至終老。
  
  「黃瀨君,我已經說我願意了,就請你不要再哭了好嗎?」將帶有戒指的手提起抹去黃瀨的淚,黑子的表情比剛剛還無奈。
  
  所以啊,當我的新娘吧,小黑子。
  我最愛最愛的小黑子。
  
  見此黃瀨破涕微笑,扣住黑子的下顎,輕輕柔柔的,落下一吻。
  
  
  他們在紅毯之上相互起誓,要終伴一生永不背棄。
  
  
  謝謝你,成為我的新娘。
  
  2012.12.08(六)


偷偷改了一點ㄏㄏ。

在國外新娘的婚紗是不能給新郎看見,結婚前夕雙方甚至不能相見,所以有很多新郎在婚禮當天看見新娘會先落淚哈哈。
好可愛喔,想寫這樣的黃黑,但重點是想寫結婚。

评论(2)
热度(15)

© 遙江 | Powered by LOFTER